时钟已指向了凌晨二点。
  荣纯蹑手蹑脚地离开卧室,溜进卫生间,轻轻把门关上。
  背靠着门,有些冰凉的触感让他感到稍许冷静了下来,荣纯试着想要分散注意力,但是腰间集聚的热度又让他的呼吸再次慌乱起来,
  不行、已经没办法忍耐了……
  这样想着,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荣纯将手伸向那热度的中心,
  「咕、唔……」
  握住已经有些勃起的分身,因为手心的温度他轻微颤抖了一下,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上下套弄起来。
  「哈啊、」
  之前集中的热度又瞬间上升,让他感到有些呼吸困难,在上下套弄的同时用指腹触碰已经湿润的前端,像这样轻轻摩擦铃口的话……
  「啊、」
  如同电流一般的快感窜过腰间,荣纯忍不住叫出声。
  没错,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只要不断加以刺激的话,那令他苦恼的热度就一定能够发泄出来。
  「哈、啊、啊……」
  一边克制着自己的声音,荣纯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只想着让那一刻快点来临好让自己尽快解放,
  「啊、唔……」
  但那一刻却不如所愿迟迟没能降临,明明遵从着自己的欲望在想要的地方给予着明确的刺激,可是以此产生的快感却无法引导他到达那一瞬。快感堆积起来反而变成了一种类似疼痛的感觉,令人更加痛苦。然而已经挺立的分身让他没办法停下来,他努力地试着各种能让自己变得“舒服”的办法,比如,像以前克里斯一直对他做的那样,在套弄分身的同时刺激敏感的乳首,可痒痒的感觉和以前克里斯让自己感到的、能够令大脑一片空白那样的快感大相径庭,不知为何自己的欲望就是无法得到满足。
  「呜呜……」
  大概过了很久,在诸多尝试都失败后,荣纯靠着门跌坐在地上懊恼地抱起脑袋,泪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加上无法散去的热度让他感到糟糕透顶。
  「还是不行啊……」
  对于一个正常男性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不如说,因为精力旺盛的高中阶段住在集体宿舍,在诸多不方便的情况下得到磨练的荣纯,已经很习惯例行公事地自己快速解决生理需求这种事。
  可自从和克里斯交往以后,他发现自己似乎无法通过自慰达到高潮了。
  「呜呜怎么办啊……」
  荣纯感到现在的状况有如陷入僵局的投手战一般严峻……话说回来为什么明明身边就有克里斯在自己却一个人缩在卫生间自慰呢,简直蠢透了,不过,几个月前的自己完全没想到会碰到这种状况吧……荣纯欲哭无泪地想。
  高中毕业之后,肩膀完全治好的克里斯凭借着才能和努力在美国成为了职业选手,而追随克里斯来到美国的荣纯也有幸在当地日本人学校的棒球队里找到了助教的工作,能够继续自己最喜欢的棒球,并且就在几个月前,终于克服了重重困难和克里斯开始了共同的新生活。虽然再次成为投捕搭档的梦想没能实现,不过能和克里斯成为今后的人生的搭档,对于荣纯来说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但现实的“新婚生活”却碰到了预想不到的大问题——
  虽然两人好不容易住在了一起,但做的次数屈指可数……总而言之,荣纯正处于极度欲求不满的状态。
  「哈啊……真是糟糕」
  汗水粘在身上那粘糊糊的感觉很不好受,荣纯冲进淋浴室狠狠冲了一把冷水澡却依然无法冷静下来,于是折腾了半天的荣纯只好自暴自弃地回到卧室。
  卧室中央的双人床上克里斯正独自熟睡着,荣纯沿着床边坐下,然后在克里斯身边蜷缩成一团。
  一边听着克里斯规则的呼吸声,荣纯小声嘟哝着,
  「克里斯学长这个、大笨蛋……」
  会变成这样并不是因为两人的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作为职业选手的克里斯的生活比想象得还要苛刻……虽然克里斯所在的球团属于小联盟,但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以大联盟为目标的选手之间的竞争格外激烈,就算在非赛季训练量也非常大,而一向认真努力的克里斯自然也不会松懈……于是克里斯经常很晚才回到家,面对经历了一天的训练精疲力尽的克里斯,荣纯也很难开口要求夜里再做点什么(而且大多数情况下荣纯毫无色气的邀请似乎也总是被克里斯误会成别的意思)。
  今天也是一样,克里斯回来十分疲惫的样子,面对欲言又止的荣纯也只是带着一如既往温柔的表情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简单地淋浴一下就直接去睡了。
  『工作和我,到底哪个重要啊?!』
  ——荣纯不由得想起以前在某个电视剧里看到的主妇的抱怨,当时觉得真是超级可笑,不过现在他非常能理解这种心情……已经有好几次他也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对克里斯学长说出“棒球和我到底哪个重要”这种小家子气的话了。
  「唔唔……」
  感受着身边克里斯的体温,呼吸着克里斯的味道,荣纯又感觉热量集中了起来。
  其实荣纯并不是性欲旺盛的人,但是男人不定期发泄一下、一旦积累起来的话会对身体造成负担,偏偏已充分了解了与恋人相拥的快乐的荣纯已经变得没办法自己解决了……“快感”这种东西,一旦被扩充了上限养成了某种习惯之后就无法轻易满足了。
  「克里斯、学长……」
  为了不弄醒克里斯荣纯小心翼翼地改为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然后将头埋进克里斯的颈窝深呼吸着。自己最喜欢的、克里斯的味道,混合着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的淡淡的香味,让荣纯感觉更加兴奋。
  好想要、克里斯学长……
  顺着克里斯颈部的曲线向下舔舐着,虽然一直很不服气被人说像是吵闹的小柴犬,不过现在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像小狗吧。
  「啊……」
  不自觉地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跨下,心中充满了负罪感。
  「对不起、克里斯学长……请让我、稍微……」
  轻声默念着,为了方便手中套弄的动作,荣纯稍稍侧过身,将全身都贴在克里斯身上,然后像是叹息一般地喘息着,
  哈……好舒服……
  感受着克里斯的体温和气息,觉得刚才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的空缺正在被逐渐填满,
  「果然、没有学长就、不行……哈啊……」
  因为太过舒服而不自觉地扭起了腰部,荣纯担心这样下去会弄醒克里斯,于是悄悄地挪动想要将紧贴的身体稍微分开一下,结果不小心蹭到了克里斯的下半身,
  「啊、」
  突然,荣纯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既然已经很久没做了,那么不仅是自己,克里斯学长不是也积攒了很久吗?
  克里斯学长不要紧吗……
  除了在家以外的时间克里斯应该也没多余的空闲和精力,虽说对某件事很全身心投入的时候就不太会意识到性欲方面的需求了,不过积攒下来不解决一下的话果然还是不太好吧?
  「所以、就由我来帮克里斯学长悄悄解决一发吧!」
  ——在一瞬间决定了接下来要做这样那样羞羞的事的荣纯,那幅突然觉醒了什么使命感的样子果然还是一点色气都没有……如果此刻克里斯醒着的话一定又会被这样吐槽吧,当然荣纯本人对这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好嘞——!」
  荣纯往后挪了挪,轻声喊着口号一口气回到跨坐的姿势。
  那么,就这样直接开始吧?
  由于一直是被动的一方,荣纯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刺激分身以外的敏感带的话要怎样做才比较好……因为自己笨手笨脚的要是不小心把克里斯学长弄醒了就不好了,而且说实话,自己也差不多到极限了……于是荣纯决定跳过当中步骤直接冲向本垒——
  下决心般地咽了口口水,荣纯悄悄褪下了克里斯的内裤,
  「唔、唔哇……」
  虽然已经见过好几次了,不过这样近距离看的话还真是让人再次认识到、
  「克、克里斯学长、好大……」
  明明还没有勃起但是这样的大小明显已经超过一般而言的普通尺寸了……不、不愧是混血!荣纯红着脸想起高中时,在社团的更衣室不小心目击到了克里斯和御幸着装捕手下半身护具的现场,当时御幸看到他的窘样后哈哈大笑说,克里斯学长的尺寸完全用不了国产的保护罩、只能特地去买进口的什么的,还带着一脸坏笑拍着他的肩膀调侃“哎呀泽村你也真是不容易啊wwww”,当时他真是又羞又耻真想挖个洞钻进去……不过那时候克里斯学长转过头好像也有点害羞的样子意外地反差萌很可爱……啊、糟、糟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荣纯涨红着脑袋使劲摇了摇头,
  「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用力深呼吸一下,荣纯有些紧张地握住了克里斯的分身。
  在黑暗当中、还是在克里斯睡着的情况下偷偷地做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荣纯忍不住感到莫名的兴奋。
  在用手上下套弄了几下之后,克里斯的分身很快就有了反应,
  「哇、」
  稍微被吓了一跳,
  「唔呒呒…克里斯学长、果然也是积了很久吧……」
  盯着已经开始兴奋起来的克里斯的分身,想到原来克里斯也是和自己一样,荣纯觉得有些高兴,他用双手捧住下端,然后“啾”地发出可爱的声音在前端上印下小小的一吻。
  「唉、唉?!」
  就在他亲吻的同时克里斯的分身立刻挺立了起来,这样的反应完全不像是还在睡梦中的样子,荣纯有些慌张地抬起头,在看到克里斯依然紧闭着双眼后稍稍松了口气,
  「哈啊……」
  也就是说、克里斯学长无意识地觉得这样很好吗?
  虽然平时克里斯给荣纯用嘴做的时候荣纯总是觉得很舒服,但换成荣纯给克里斯来做的话,笨拙的荣纯总是会不小心咬到,所以平时克里斯不太愿意让荣纯用嘴来……但是其实、克里斯觉得这样很舒服?
  嘿嘿嘿、克里斯学长的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嘛wwww
  这样想着,荣纯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小声窃笑着,再次低下头亲吻了已经有些湿润的前端,用舌头顺着褶皱来回舔舐,然后含住了整个前端。
  「唔嗯……」
  非常浓烈的、雄性的味道让荣纯感到有些晕眩。这样的机会可真是很难得呢。一边注意着不要让牙齿碰到敏感的部位,一边努力模仿克里斯平时为自己做的那样,含住前端的同时用舌尖刺激着尿道口,然后顺着竿部上下吮吸,不过因为克里斯的实在太大了没办法吞至整根,荣纯用右手托住下方的囊袋并用左手同时套弄刺激根部。熟睡中的克里斯的身体似乎有些轻微的颤动,切实感受到在口中与手中膨胀的热度,荣纯带着小小的成就感加快了频率,安静的房间中“咕啾咕啾”地回荡着淫糜的水声也让他更加兴奋起来。
  「唔、唔嗯……」
  荣纯觉得今天自己意外地做得很不错,如果克里斯醒着的话一定会夸奖似的摸摸他的脑袋吧……那个温暖的大手的触感,总是能给他带来无比幸福的感觉。荣纯突然寂寞地感到要是克里斯醒着就好了,但是又无论如何不想打扰克里斯休息……
  「呼啊……!!」
  好想被那双温柔的大手抚摸、拥抱。这样想着荣纯感到下身已经变得十分胀痛。
  「不、不行了……」
  虽然很想让克里斯学长先去一次,不过自己实在是极限了。想要快点连系在一起、分享彼此的热度,想要更深地感受克里斯……这样的念头已经充满了整个大脑。荣纯起身涨红着脸,闭着眼睛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后庭,然后他又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润滑液、安全套之类的,是在哪儿来着?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糟了啊,荣纯心想。平时克里斯为了荣纯的身体着想各种措施都做得很完善,但是荣纯总是在前戏就舒服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每次好像都是中途克里斯不知从哪儿摸出了润滑液什么的……虽然那些东西一定就在床头柜里,但是以荣纯现在的状态真是一点都没心思下床再去找那些东西。此刻荣纯懊恼地感到自己真是太蠢了,虽然平时一直就很蠢。
  「唔没办法了……」
  大概之后会被克里斯学长责备吧、不过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这样想着荣纯先舔湿了自己的手指。
  「呜呜呜呜呜……」
  用自己的唾液湿润后庭这种事……光是想想荣纯就羞耻得要哭出来了。在入口处稍稍犹豫了一下,感到有点害怕,不过还是一鼓作气将手指插入了进去。
  「啊、嗯、」
  刺激着让自己感到舒服的地方,忠实于本能的身体很快就把羞耻感抛到了脑后。荣纯用另一只手捂着嘴,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呻吟声。
  「啊、啊、哈啊……」
  在手指增加到三根的时候,荣纯觉得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虽然大概还不是很充分,不过他迫不及待地抽出手指,然后回到跨坐的姿势,股间摩擦了几下已经完全挺立、变得坚硬的克里斯的分身,
  「克里斯学长……」
  充满着情欲轻声唤着克里斯的名字,荣纯缓慢地落下自己的腰部。
  「咕、啊、」
  如同滚烫的锲子嵌入身体一般,这样的体位还是第一次,新奇的体验让荣纯感到喘不过气。肉壁一点点被撑开、侵入,像这样自己主动去接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会更加注意结合的地方,克里斯学长的热度、形状,都比以往感受到的更加鲜明,
  「唔、哈啊、」
  果然润滑还是不够,或者是因为好久没做了,进入得不是很顺利,不过还好自己可以慢慢来……荣纯双手撑着床大口喘息着,虽然因为缺乏润滑很疼,但是阔别了许久这样一点点被填满的感觉让荣纯感到心跳个不停。
一边要保持放松一边慢慢地坐下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困难,柔软的媚肉包裹着缓慢进入的分身,虽然是由自己控制着却一不小心被碰到了敏感的地方,一瞬间快感窜过大脑,
  「啊、」
  荣纯一失神,腰部脱力又因为重力一下子完全跌坐了下去、一下被贯穿到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痛楚和快感让荣纯猛烈地痉挛着,眼前一片空白,然后整个人脱力地倒在克里斯身上。
  「呀、啊、哈啊……」
  还是搞砸了……荣纯恍惚地想,他试图爬起来不过发现全身一点都使不上劲,只是插入就这么辛苦了,而且刚刚自己叫得那么大声,真是彻底搞砸了……不过,被完全填满的感觉、终于得到了渴望的东西,完全地感受着克里斯,不仅是形状、热度、硬度、现在的他连克里斯细微的鼓动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嘿嘿……满满的…都是、克里斯学长……好开心……」
  荣纯趴在克里斯身上,沉浸在幸福的满足感中,虽然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了……
  「……真是的、」
  「唉?!」
  就在这时荣纯突然听到了意想不到的声音,感到腰部被扶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抬头想要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就被堵上了然后就是一个令他快要窒息的深吻,
  「——唔唔唔唔??!」
  「真拿你没办法……」
  「克、克里斯学长?!」
  「竟然说了这么可爱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你应该做好觉悟了?」
  「唉、唉?!咦——??!」
  眼前的是到刚才为止还在熟睡的克里斯,荣纯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克里斯学长?!!您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像个小狗一样趴在我身上舔个不停的时候吧」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也就是说在那之后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被克里斯知道了……
  「呜哇啊啊啊——」
  「好吵、泽村」
  尽管是在黑暗当中不过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又羞又耻的荣纯脑袋胀得通红,
  「克里斯学长、之前都是在装睡吗、太坏心眼了!」
  啊啊捕手果然都是些坏心眼的家伙!
  「哈哈……抱歉,有点好奇你会怎么做」
  克里斯稍稍起身头抵着荣纯的额头,然后露出了微笑,
  「不过,我也没想到竟然会被这样“强上”啊」
  「强、?!咕呜……」
  听到那两个字的荣纯感觉自己简直快要爆炸了羞耻地想立刻逃走,但是已经被克里斯牢牢地扣在了怀里,
  「难得你努力到现在,今天就保持这个姿势做吧,泽村」
  「唉?!咦、等……啊、啊、」
  没有等待荣纯回答克里斯就抓住荣纯的腰部上下摆动起来,敏感的肉壁被摩擦带来的快感让荣纯止不住地随着律动呻吟,在动了几下之后隐约传来了克里斯小声的低语,
  「果然…润滑完全不够……还是在里面先射一次比较好……」
  ……克里斯学长好像若无其事地说了什么很可怕的事,但是被不断攻击着弱点的荣纯完全顾不上了,因为特殊的姿势平时不太会碰到地方也被毫不留情地刺激着,而克里斯也饶有兴趣似的变换着角度、好像在探索他新的敏感点一般抽插,
  「呀、啊、啊、不、不行、啊、」
  「这里很好吗」
  嗯、下次在笔记上记下来好了……成功发现新地带的克里斯满意地自言自语,虽然声音很轻但好像故意要让荣纯听到那样贴近他的耳边说着,不出所料怀里的荣纯立刻颤抖了一下,
  「这、这种事、就不要、啊……」
  这种事就请不要记下来了啊啊……虽然知道认真的克里斯从以前就有记笔记的习惯……但那不是棒球的笔记吗?!那本谜一样的“CHRIS MEMO”里到底记着多少无法直视的东西啊!?荣纯泪目着想要呐喊,但是不断席卷而来快感让他没法完整地吐露出一句句子,
  「啊、哈啊、啊……」
  「明明因此而感到兴奋了不是吗,下面,又更紧了」
  「咕啊、呜、啊……」
  拜、拜托请不要用那种性感的声音把详细都一一说出来啊啊……但不得不承认无论克里斯对他做什么说什么都会让他兴奋起来,因为润滑不足而造成的疼痛都好像变成了快感,不仅如此,还有汗水、泪水滴落在肌肤上的感觉、皮肤相互摩擦的感觉,现在所感受到的一切都变成了快感一样……荣纯恍惚间想起以前看到哪本杂志采访别的队伍时,对方评价克里斯是“一旦被知道了弱点就会被抓住不放的难缠的对手”……每次在床上荣纯也总能切身体会到这一点,明明平时都很温柔的……
  「在这种时候还开小差吗……」
  克里斯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将手伸向了荣纯一直挺立着的分身,
  「啊、」
  不、不行、现在这种状态下碰那里的话……
  「——呜啊啊啊啊啊!!!!」
  在射精的瞬间荣纯再次感到大脑一片空白,然后身体像是有电流窜过一般不断颤抖着,荣纯失神地向前倒在克里斯怀里,久违的释放过后的脱力感也比以往要更加严重……啊啊,竟然只是被碰了一下就高潮了……自己究竟是有多么……已经感觉无论怎样都好了……
  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荣纯感到后脑勺被轻轻抚摸着,然后听到了克里斯温柔的声音,
  「让你感到寂寞了,抱歉……」
  ……克里斯学长,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自己擅自做了这么任性的事……明明克里斯学长明天还有训练……啊、对了、明天的训练、不要紧吗,克里斯学长……
  「啊、」
  有很多想说的话但是完全没力气说出来,荣纯感到自己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被直接压倒在床上,然后臀部被高高地抬起,因为高潮的余韵媚肉痉挛着紧紧地包裹入侵的分身,加上突然被改变的姿势而被刺入了更深的地方……好舒服、但是连喘息的力气都要没有了……在逐渐远去的意识中荣纯隐约听见克里斯不断地唤着他的名字,然后感受到在体内扩散开来的温暖之后,荣纯彻底失去了意识。


  「呼啊……」
  第二天荣纯醒来的时候,时钟已经快要指向正午了。
  「呜哇、我睡了那么久吗?!」
  想要爬起来不过立刻感到了下半身的酸痛,昨晚还真是……想起昨晚久违的亲密行为荣纯又涨红了脸,啊、对了、克里斯学长呢?
  下意识的望向了身边的床铺……果然,已经出门了吗。
  不由得感到有些失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虽然对自己来说是休息日,但对克里斯来说还有重要的训练……稍稍叹了口气,荣纯忍着酸痛爬起来。
  客厅的餐桌上放着已经冷掉的烤土司和煎蛋,应该是克里斯特地为自己准备的。每次无论克里斯多早出门一定会把荣纯的早餐也准备好……想到这里荣纯又感到心里暖暖的,啊啊,是啊,克里斯学长总是在为自己着想,连昨晚也顺着他的任性一直做到了最后……说起来,昨天因为自己什么措施都没做,之后的处理应该也很麻烦吧,似乎也是克里斯学长全部清理好了……明明被这么珍惜着,到底还有什么不满呢。荣纯拍了拍脸颊,正想着要振作起来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了动静。
  「我回来了」
  「唉、克里斯学长?!」
  「刚起来吗泽村,身体没问题吗」
  「唉?啊、嗯……」
  荣纯不可思议地看着克里斯提着几个超市的购物袋走进厨房,然后将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分门别类的处理起来,
  「想到你应该不会太早起来就跑了趟稍远一些的超市,买到了附近没有的食材,今天可以做你喜欢的菜了」
  「哇太好了!!啊、不对……克里斯学长、今天不是有训练吗?」
  听到荣纯的疑问,克里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然后走到荣纯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我请假了,为了不要overwork休息也是必须的」
  「唉、唉?!可、可那是重要的训练……」
  听荣纯这么说克里斯笑着叹了口气,

  「笨蛋,怎么可能有比你更重要的东西……」

  说着克里斯低下头温柔地吻了荣纯。三秒后、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也最喜欢克里斯学长了!!呜啊啊啊啊……」
  「冷、冷静一点泽村……」
  当然感动得号啕大哭的荣纯,之后又被严厉说教了“至少要了解家里放润滑剂和安全套的地方”之类的,都是后话了。
  今天的滝川·泽村家,一如既往地充满着吵闹与幸福。


—完—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