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CP17新刊试阅请注意!
新刊详细:http://doujin.bgm.tv/subject/44335


==================================


  ※

  滝川·克里斯·优,23岁,日美混血儿,有着一个退役棒球选手的美国人父亲,在旁人看来可能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不过目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过着随处可见的普通的日子,他在普通的公司上班,做着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的事。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挤着电车下班,心情却不同寻常地相当沉重。
  因为今天大概是他目前为止的人生中第二糟糕的一天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他那个远在美国的父亲阿尼曼鲁突然打了一通越洋电话来,像往常一样寒暄了几句,克里斯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问候电话,万万没有想到之后父亲对他说的事会彻底搅乱他的人生。
  「呐、优,虽然有点突然,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拜托你!」
  「嗯,什么事?」
  起初父亲只是说要他帮忙办件事,克里斯还有些奇怪父亲难得用那么一本正经的语调说话,看来真的是有相当“重要”的事了,
  「啊……在那之前得先向你道歉!其实!有一件一直瞒着你的事!I'm terribly sorry!不过我接下来说的事请你一定要好好听着啊」
  「……哈?」
  电话那头的父亲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急促,好像想要慌忙解释一件很复杂的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比较好,就在克里斯有些不好的预感的时候,阿尼曼鲁说出了一个让他一时无法接受的惊人事实——

  「那个、其实,你有一个弟弟!」

  「……哈?!」
  更劲爆的还在后头,

  「我希望接下来能由你来抚养他!」

  …
  ……
  ……克里斯觉得自己是属于头脑比较好的一类人,不过父亲所说的话完全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围。
  在用了足足几十秒消化理解了那两句话的意义之后,平时说话一直很小声的克里斯,发出了他自己也没想到的大声的哀嚎,
  「什么————??!!」

  滝川·克里斯·优,23岁,今天,头一回,突然,被告知了自己有一个“弟弟”。

  「哈……」
  克里斯一手抵住阵阵作痛的太阳穴,在电车里看起了父亲发给他的资料,
  「名字是叫……泽村…荣纯……竟然只有6岁啊……」
  克里斯一边叹气一边回忆起之前父亲跟他讲的故事,
  克里斯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因此克里斯是阿尼曼鲁一人抚养大的。阿尼曼鲁从职棒退役后,在日本当起了搞笑艺人,因此结识了在电视台工作的荣纯的母亲,后来就有了荣纯,不过荣纯的母亲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同意和阿尼曼鲁结婚,再加上当时正好是克里斯高二的时候,对克里斯来说非常痛苦的那个时期,阿尼曼鲁担心这种事会给儿子带来多余的刺激,但那之后又是因为克里斯考大学、自己也回美国工作了等等原因,再加上荣纯的母亲表示自己一人可以抚养荣纯不想给父子二人添麻烦,因此错过了对克里斯坦白的时机,这件事就一直没有说出来了。
  那么现在突然对克里斯坦白这一切,是因为发生了突如其来的不幸的事,几个月前荣纯的母亲遇到了车祸,虽然保住了一命,不过在医院一直昏迷不醒,前些天医生正式诊断其陷入了植物人状态……虽然阿尼曼鲁负责在出医疗费,但由谁来照顾荣纯成了大问题。荣纯母亲的老家在长野,她的家人曾经因为强烈反对她和阿尼曼鲁的事而大闹了一场,彻底闹僵之后就和她断绝了关系,双方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联络了,大概老家那边甚至不知道有荣纯这个外孙存在。而阿尼曼鲁本人现在在美国工作不方便回日本,让基本都在外工作的他独自带这么小的荣纯去美国生活也不太现实,那么剩下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同在日本、并且已经成年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克里斯了。
  「哈……」
  回忆完毕,克里斯又叹了口气。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如果他拒绝的话,这个叫泽村荣纯的小孩就只能被送去孤儿院之类的机构了,那样也未必太可怜了……克里斯并不是知道了这样的事还能拒绝的冷酷无情的人,总之,克里斯答应了下来,现在也正打算去拜访荣纯母亲的一位友人,荣纯母亲出事之后就是由那位友人来负责临时照顾荣纯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长得真是一点都不像老爹啊」

  电车快要到站了,下车前克里斯又瞄了一眼手中的资料,文件的第一页上就印着泽村荣纯的照片,和五官深邃、瞳孔头发颜色都较浅的克里斯不一样,荣纯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日本人小孩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东西方混血的混血儿,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真的是阿尼曼鲁的孩子吗……虽然感到了奇怪,不过这孩子大概是比较像母亲的那种类型吧,这样想着,克里斯也没有继续在意这点,急忙快步赶向目的地。


  ※

  「好久不见,克里斯君」
  这个世界真是小,事实上,这位帮忙照顾荣纯的“荣纯母亲的友人”,对克里斯来说也不是陌生人,不如说是相当熟悉。
  「是的,好久不见了,高岛老师」
  没错,这位“荣纯母亲的友人”,就是克里斯高中时棒球部的副部长——高岛礼。克里斯以前也受了她很多照顾。
  「最近过得怎么样?听说你已经工作了……不过还真是可惜啊,我以为你会成为职业选手,明明在大学里也在继续打棒球」
  「啊啊,肩膀的伤果然还是……」
  听到克里斯这么说,高岛识时务地选择终止这个话题,她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克里斯,
  「没关系,成为选手并不是喜爱棒球的唯一形式,而且你现在的工作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你的人生才刚开始呢」
  「嗯,谢谢」
  对于这个话题克里斯也不太想继续谈论下去,对于憧憬着父亲从小就想要成为职业棒球选手的他来说,高中时的负伤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痛苦,更大的是心灵上的创伤。尽管那之后自己没有放弃努力复健,却始终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虽然后来也在大学的棒球部活跃了一番,但在最后一年肩伤又有复发的迹象……最重要的是,克里斯发现自己对棒球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激情,好像就在肩膀受伤的同时,自己失去了某样不可或缺的、重要的东西,然而那样东西始终都没有再次出现……因此大学毕业后克里斯选择去普通的公司就职,完全没有成为职业棒球选手的打算了。
  克里斯深呼了一口气,每次想到这方面的事都让他感到心里一团糟,今天来高岛老师家里也不是为了聊天叙旧的,
  「话说,今天我是来……」
  提起正题,高岛也露出了苦笑,
  「啊对、你父亲都跟你说了吧,接下来真是要麻烦你了呢」
  让克里斯坐下、给他端了茶,高岛转身向身后的方向招手,克里斯这才发现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扒着对面房间的门框,探出头来打量着自己。
  「泽村君,来这边哦」
  看到高岛的招呼,那个小小的身影“嗒嗒嗒”地跑了过来。
  「泽村君,这位就是你的哥哥,克里斯君哦,克里斯君,这孩子就是泽村荣纯」
  眼前的小男孩,有着一头乱糟糟的黑色短发,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满满的样子,散发着这个年龄的男孩子特有的汗水和太阳的气味——果然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的日本人小孩而已。
  「咕、是个大叔啊……」
  克里斯听见同样在观察着他的荣纯撇过头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
  喂喂喂,“大叔”是怎么回事啊“大叔”,虽然自己面相是比较老成,不过只有23岁,完全没有到被称为“大叔”的年龄吧,该死的臭小鬼。
  好久没有剧烈感情波动的克里斯感到有点火大。
  「泽村君要好好打招呼才行哦,克里斯君可是接下来要和你一起生活的家人」
  听到高岛的话,荣纯满脸不情愿地伸出他小小的手,然后噘着嘴说道,
  「唔…我叫泽村荣纯,今年6岁,请多指教……不过我才一点都不想跟你这家伙一起生活呢!」
  「喂喂、泽村君……」
  「哼,真巧啊」
  克里斯说着也伸出了手,然后毫不客气地用力捏住了荣纯的小手,

  「我也一点都不想跟你这样的小鬼一起生活」

  「你、你说什么?!大叔!」
  大概因为被捏得好痛,荣纯想要把手抽回来,然而克里斯还是紧紧拽着他,
  「请多指教啊,臭小鬼」
  「咕呶呶呶呶……」
  荣纯发出了像是小狗为了对抗凶暴的大狗时的低咛。
  「好啦好啦,我觉得你们应该挺谈得来呢,泽村君也很喜欢棒球……对了、泽村君,之前忘记告诉你了,这位克里斯君以前可是一位很厉害的捕手哦」
  「什么?!那、那能不能陪我玩传接球!」
  听到“棒球”和“捕手”两个词的荣纯一秒解除了警戒,立刻摇起了尾巴,这个小家伙的表情变化还真是丰富,
  「传接球!传接球!」
  「不行」
  克里斯当即拒绝。
  「切、搞什么啊!大叔!」
  荣纯又不满地跳了起来,这次比起警戒状态的小狗,更像是炸了毛的小猫。
  「别叫我大叔」
  「好啊!大叔!」
  「……臭小鬼」

  总之,这就是他们的初次见面了,简直糟糕得不能再糟,以至于克里斯差点起了“果然还是拒绝掉把他送到孤儿院去吧”的念头。
  然而不久之后,这个相遇却改变了两人彼此的人生这种事,他们还无法知晓。


  ※

  见过面后和高岛一起去相关机构办理了监护权转让等等手续,由于荣纯一直是跟着母亲姓泽村,考虑到接下来就要跟克里斯一起生活,高岛提议把荣纯的姓改为和克里斯一样的滝川,但被克里斯拒绝了。毕竟改了姓的话,就好像真的要接受这个小鬼作为自己的家人了,这对于现在的克里斯来说还做不到。
  忙完了各种事后,高岛请客邀请他们一起吃晚饭,饭桌上气氛很尴尬,两人都不愿意相互搭理对方。高岛虽然试图讲讲棒球的话题活跃一下气氛,但总会发展成荣纯想要传接球而克里斯不答应,最后话题进行不下去只好中止,随后又是一片沉默。大概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耐不住这片沉默的荣纯开了口,
  「喂、大叔」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叔」
  啊、又来了,高岛不由得擦擦汗,
  「泽村君,总是叫大叔很不礼貌啊,克里斯君可是哥哥呢」
  「谁要叫这大叔哥哥啦!」
  「我也不想听你叫」
  说实话,对克里斯来说被这小鬼叫“哥哥”他多少也有点抵触,察觉到这点的高岛觉得两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呐,泽村君,你知道吗,这位“大叔”当年是家喻户晓的铁捕,是队里最有经验的“前辈”呢」
  「“前辈”?」
  「是啊,“前辈”是对比自己年长的人的称呼,所以泽村君也可以叫克里斯“前辈”哦」
  一边这么说,高岛一边向克里斯使眼色“被叫前辈总比大叔好吧”,克里斯犹豫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好像也认同了。
  荣纯撅了撅嘴,低头小声重复了几遍“前辈”这个词,然后抬头,
  「嗯,好吧,克里斯前辈!」
  大概是因为烦恼的事得到了解决而感到畅快,荣纯第一次对克里斯露出了笑容。
  看到那个笑容,克里斯也第一次觉得这孩子有点可爱什么的,他觉得一定是他的错觉。


  荣纯的行李不多,一个双肩包就足够装得下,于是晚饭后在高岛家收拾好东西,克里斯就直接带着荣纯回去了。到达克里斯家里的时候不算太晚,但也已经是小孩子应该休息的时间了。克里斯现在住的地方是阿尼曼鲁借给他的公寓房,有两室一厅的大小不过平时只有克里斯一个人住,所以另一间卧室变成了克里斯的储物间,由于事出突然所以还没能把这间房间整理出来,目前实在不是能够使用的状态,意识到这个状况的克里斯对荣纯说道,
  「泽村,你暂时就睡在我的房间吧」
  「唉?!那、那克里斯前辈睡哪里?」
  嘛,看来这小鬼还挺为别人着想的。
  「我睡沙发就好」
  「唉可是……」
  荣纯突然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孩子这么过意不去看来也不是一点都不懂事,克里斯拍拍他的脑袋,
  「你不会想让我和你一起睡吧,你已经6岁了吧?在幼儿园里也应该算是大哥哥了还不敢一个人睡吗」
  「唔、才、才不是!」
  故意用了一下激将法让荣纯乖乖去他房间睡了。
  「哈……」
  稍作了一下整理,克里斯一头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接下来该怎么办让他感到很头疼,还有很多事要做,帮荣纯去附近的幼儿园登记、购买日用品等等,虽然父亲给足了抚养费,但他完全没有和小孩子一起生活的经验……而且他还有工作,实在是没有时间和信心能带好一个6岁的孩子……想着各种各样的事,克里斯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
  「啊、」
  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没换衣服直接就靠着沙发睡着了,克里斯无奈起来洗漱换好睡衣,打算返回客厅时正好路过房间门口,稍微有点在意荣纯怎么样,于是悄悄推开门。
  「呜……呜……」
  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小家伙在大床上蜷缩成一团,一边呻吟还微微抖动着,似乎睡得非常不安稳。
  「唉……」
  这孩子该不会是那种类型吧,认床认枕头换了陌生的床就睡不好的那种麻烦的类型。克里斯叹了口气,放轻脚步走上前坐到床边,这才发现荣纯其实是在哭泣。
  「呜呜呜…妈妈……」
  他蜷成一团闭着双眼,也没有察觉坐到床边来的克里斯,所以应该是已经睡着了,然后不知道做了什么梦而在无意识中哭泣吧。
  「呜呜呜……」
  是啊,仔细想想,这孩子只有6岁,应该不能很好地理解到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对他来说,跟失去了母亲也没什么两样吧,而且现在还被迫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住在一起,感到不安也是没办法……
  这样想着,克里斯悄悄爬上了床,双手环住蜷成一团的荣纯,轻轻拍着他的背。似乎感受到了温暖,荣纯无意识地向那片温暖蹭了蹭、在克里斯怀里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呼吸变得平稳了起来。
  「妈妈……妈妈……抱抱……」
  「……」
  先是“大叔”,现在又是“妈妈”吗……这小鬼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啊,克里斯无奈地想。不过荣纯似乎逐渐安静下来了,他伸手用自己也没想到的轻柔的动作抚摸着荣纯硬硬的头发,

  「晚安,泽村」

  滝川·克里斯·优,23岁,日美混血儿,有着一个退役棒球选手的美国人父亲,在旁人看来可能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不过目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过着随处可见的普通的日子。
然而这一天,他突然拥有了一个“弟弟”。


  『WANKO DROP』




  ※

  对于泽村荣纯来说,一切都让他难以理解。
  他从来没见过爸爸,一直都是和妈妈一起生活,和妈妈在一起每天都很幸福很开心,所以他觉得没有爸爸也无所谓。但是突然有一天,妈妈没有来幼儿园接他,是高岛阿姨来带他回了家,之后又跟他说,妈妈得了一种睡觉睡不醒的病,要一直呆在医院里。
  「就像睡美人那样吗?」
  听到荣纯这么问,高岛露出了苦笑,
  「差不多就是那样吧,不过没有王子来吻她,你妈妈得靠她自己醒过来」
  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在那之前他不得不和妈妈分开这种事,荣纯还是明白了。
  之后他住在了高岛家,高岛阿姨对他很好,还会跟他讲很多有关棒球的事,虽然见不到妈妈感到很悲伤很寂寞,荣纯还是觉得在妈妈出院之前,自己能做一个坚强的好孩子精神满满地度过每一天,在妈妈醒来的时候,就可以用自己最擅长的笑容去迎接她。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荣纯快习惯了高岛家的生活的时候,高岛阿姨突然告诉他,他有一个“哥哥”,接下来他就要去和那位“哥哥”一起生活了。
  「我不要!我想和高岛阿姨在一起!」
  高岛摸摸他的脑袋,说她也很喜欢他,但是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才是天经地义的事。
  什么“家人”啊,明明之前见都没见过,完全就是陌生人。
可是对于大人们的安排他也没办法反抗,荣纯为此感到十分委屈,感觉自己像被球一样扔来扔去,没有人愿意收留他……他虽然喜欢扔球可是不喜欢被扔!荣纯赌气地想,不过要是那个人像高岛阿姨一样和蔼可亲的话也不错,这么想着赌气稍微转变为了一点点期待。
  然而在见到那个人的那天,那唯一一点的期待也化为了泡影
  ——扳着一张扑克脸、声音低沉轻得要死、眼睛像死鱼眼一样黯淡没有精神、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而且他长得好奇怪,跟其他人不一样、好像广场上的雕像一样五官很深,这样的脸散发着阴沉的气息怪吓人的。啊、说起来这个人的名字也好奇怪,“滝川·克里斯·优”什么的,好长!到底哪个是名哪个是姓啊?哪有人会叫这种奇怪的名字……说是“家人”,名字里却连和他一样的字眼都没有,这到底是哪门子“家人”啊。
  总之,他不喜欢这个人。
  『我也一点都不想跟你这样的小鬼一起生活』
  对方也这么说,还捏他的手捏得痛得要死。
  搞什么啊、这个讨人厌的大叔!
  高岛阿姨说这个人以前是个很厉害的捕手,就在荣纯期待是不是至少可以一起玩玩传接球的时候,
  「传接球!传接球!」
  「不行」
  ……他越发不喜欢这个人了。
  要叫这种人“哥哥”不如让他死了算了——其实并没有什么“生死”概念的荣纯也是第一次有了这种想法。
  还好后来高岛阿姨提议叫“前辈”解决了问题,总之不用叫这人“哥哥”让荣纯着实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从今天开始他都得和这个“克里斯前辈”一起生活了。
  克里斯前辈也不喜欢他吧,他只和他进行必要的谈话和交流,冷淡极了,估计自己以后只有悲惨地睡地板的份了,荣纯沮丧地想。
  但是没想到到家后克里斯前辈让他睡了目前唯一一张床……虽然还是用了很讨厌的说法!说得好像他不敢一个人睡一样!荣纯气鼓鼓地钻进被窝,这个陌生的床铺充满着他不熟悉的味道,让他感到很不安,但因为太累了还是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看见妈妈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他使劲追却怎么也追不上,他又急又悲伤一个劲地哭,前面的妈妈却突然转过身来,带着温暖的笑容抱住了他,还温柔地抚摸了他的头发。
  啊啊,真的好温暖。
  虽然经历了糟糕的一天,未来也是充满了不安,但是那天,泽村荣纯意外地做了一个好梦。


  ※

  虽说前一天晚上睡得很好还做了个好梦,但第二天起来之后荣纯迎来的依然是糟糕的现实。
  相互没有搭理地吃完了早饭(顺便一提早饭是荣纯最讨厌的纳豆配白米饭),之后克里斯就独自默默整理起了房间,说是要把另一间房间腾出来给他住,荣纯好心想要帮忙却被泼了冷水,
  「一边呆着去」
  没事干的荣纯想要出去玩,可又被阻止了,
  「给我在家里呆着,你昨天才来这里,要是出去迷路了很麻烦的」
  什么嘛!这么说这人好像不是担心他会迷路、而是觉得他迷路了之后会很麻烦才不让他出去嘛!荣纯气得直跺脚,只好在家里瞎转悠了起来。
  说实话,这个家真是无聊透顶,以棕色和白色为主色调的房间里只有着必要的家具和日用品,没有什么装饰用的摆饰、花盆、挂画,连放照片的相框都没有,书架上也都是荣纯根本看不懂的书,更别提玩具什么的了……逛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有趣的东西的荣纯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客厅,打开电视,还好电视里正放着周末晨间档的动画,可以靠看动画片打发一段时间。
  「好闲……」
  然而看完动画片以后又没事情干了……荣纯觉得自己闲得头上要长草了,只好又瞎晃悠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意外发现了他感兴趣的东西。
  「这是?」
  走廊里堆着好几个大纸箱,似乎是克里斯刚搬出来的、原本堆在那个房间里的杂物,其中一个纸箱冒出了半截棒球球棍。
  「嘿嘿让我看看!」
  荣纯像发现了宝贝似的饶有兴趣地打开了那个纸箱,不出所料,这个箱子里堆满了各种球棒、手套、球、制服等等和棒球相关的东西,
  「哦哦哦哦!」
  而且,无论哪样都是荣纯从没见过的高级货,就算他还是小孩子也一眼就能明白那是和自己那些玩具一样的球棒之类完全不同的东西。
  「好、好厉害!」
  荣纯两眼放光地翻起了这个箱子,回想起来高岛阿姨好像的确说过这个克里斯前辈以前是个很厉害的捕手什么的?真是的,既然以前是“很厉害的捕手”、还有着这么多好东西,为什么现在不打棒球了啊?而且连陪他玩传接球都不肯,小气!
  不过长大之后他也能用这么厉害的东西了吧?这样想着,荣纯兴奋地抱起了其中的一根球棒,
  「好重!」
  双手抱着都只能勉强把这球棒抬起来,就在荣纯尝试着挥动球棒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克里斯冰冷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哇啊!」
  荣纯吓了一大跳,球棒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哐铛”一声。
  克里斯一把推开荣纯,把球棒捡了起来,
  「别动这些东西,很危险的」
  「呜呜呜……」
  克里斯用严厉的声音和眼神责备着荣纯,荣纯吓得缩成了一团。
  转身把球棒放回箱子里,克里斯叹了口气,然后抱起这个纸箱向门外走去。
  「唉、等、等等……」
  眼看着自己刚发现的宝贝们被克里斯搬走了,荣纯虽然很害怕但还是急得发出了声,
  「那个、要把这些东西搬哪去?!」
  听到荣纯的声音克里斯停了下来,稍微停顿了几秒钟,
  「扔掉或者卖掉吧」
  「咦——?!」
  荣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好东西,克里斯竟然就不要了?!
  「太可惜了!这些……」
  「反正以后也用不到了」
  克里斯继续用冰冷的声音回答,这让荣纯感到有点生气,对于自己的情感他一向只会直率地表达出来,这股本能的冲动让他克服了对克里斯的恐惧,不由得大声说了起来,
  「好过分!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以前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捕手吗!那么在这些东西上一定有很多很多回忆吧?!就算以后不用了,也不至于丢弃它们吧!你就这么、」
  荣纯吸了口气,然后大声把自己一直想说的那句话吼了出来,

  「你就这么讨厌棒球吗?!」

  听到这话,克里斯放下了箱子,转过身来用更加阴沉的脸色面向荣纯,
  「啊啊,是啊」
  克里斯肯定的回答让荣纯感到又气愤又失望透顶,荣纯咬着牙说道,
  「我、我不会像你这样!无论碰到什么事、我都一定不会讨厌棒球的!」
  「……」
  克里斯没再说什么,默默又抱起箱子向门外走去,关门前克里斯用他那低沉的声音留下了一句话,
  「可别变成我这样哦,泽村」

  伴随着“啪嗒”一声的关门声,克里斯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

  他一定是被克里斯前辈讨厌了。
  荣纯这样想。
  和克里斯前辈的共同生活完全可以用糟糕透顶来形容,克里斯不仅对他很冷淡,还总是板着脸逼他干他不想干的事,比方说,逼他吃他最讨厌的青椒、纳豆(还总是逼他吃很多);去超市买东西也不给他买零食(明明克里斯自己有时还会买巧克力);虽然给他买了玩具橡皮球却不肯陪他传接球于是他也只好自己对着墙壁扔;不允许他出去玩却每天一大清早就把他叫起来逼他一起出去跑步……对,除了平时到幼儿园去以外,大部分时间克里斯都不允许他出门,一到周末克里斯如果要临时加班,就总以“外面很危险”为由把荣纯一个人关家里……不过荣纯也不愿意这么乖乖就范,每到这种时候,他就悄悄翻窗溜出去,久而久之荣纯对这一带也熟悉了起来。这一带有个比较大的公园,是游玩的好去处,公园旁边还有一个少年棒球队的训练场,那是荣纯最喜欢去的地方,那里的小哥哥小姐姐和冷冰冰的克里斯前辈不一样,很乐意陪他玩传接球,虽然每次最后也总是被怒气冲冲的克里斯找到然后拎回家教训一顿收场。
  当然,让荣纯感到难受的还不只这些。
  「啊咧?荣纯君今天也是最后一个?」
  「唔、嗯……」
  「没关系!老师会陪你一起等的!」
  温柔可爱的春乃老师摸了摸他的脑袋,荣纯却没有因此觉得好受了一点。
  每天幼儿园结束的这个时候,荣纯都感到很难受。
  没错,如果说平时无论怎样荣纯都还能自己想办法找乐子的话,这种时候他却怎么都熬不过去。
  克里斯总是很晚才来接他,于是每天,他都不得不目送着小伙伴一个个被妈妈接走,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幼儿园里。
  「呜呜……」
  这种“只有自己被留下了”“只有自己没有妈妈来接”“只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孤独与寂寞压迫得荣纯喘不过气,就算放声大哭也没办法得到发泄。
  为什么克里斯前辈不能早点来接他呢?

  果然,他是被克里斯前辈讨厌了吧。

  荣纯这样想着,但也只能独自生闷气,今天依然是只剩下他一个没有被接走。
  「滝川先生今天可真晚呢」
  留下来陪荣纯玩的春乃老师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过了八点,克里斯还是没有出现,平时虽然也是很晚才来接荣纯,但这么晚都没来好像还是第一次。
  「切,谁知道呢,反正那家伙一点都不在乎我,我是没人要的小孩」
  荣纯撅着嘴说道。
  「啊哈哈……不会是这样的啦荣纯君,滝川先生一定是工作太忙才……」
  春乃慌张着安慰起荣纯,不过她的话语似乎一点都没法传达到荣纯心里,荣纯依旧是一副随时都会哭出来、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狗一样的表情。春乃苦恼着已经想不出能让荣纯打起精神的方法了,于是打算要去联系一下克里斯的时候,门口突然有了动静。
  「打扰了,请问泽村荣纯在吗?」
  「啊、是!」
  看来总算来了,春乃赶紧带着荣纯来到门口,不过出现在那里的人并不是克里斯,而是……
  「——高岛阿姨!」
  「嗯,好久不见啦泽村君」
  「呜哦哦哦哦哦哦高岛阿姨!」
  笑着接住了扑过来的荣纯,高岛解释道克里斯今天要加班到很晚,所以通知她让她来接荣纯。
  「哦哦太好啦!」
  听说今晚可以久违地住到他喜欢的高岛阿姨家,荣纯倒是十分高兴,一蹦一跳地跟着高岛回去了。

  「泽村君觉得怎么样?和克里斯君的生活」
  晚饭过后,高岛有一搭没一搭地问起了荣纯近况。
  「糟透了!」
  听到荣纯不假思索的回答,高岛露出了苦笑,
  「怎么个糟法?」
  「唔……」
  逼他吃难吃的蔬菜的事、不给他买零食的事、不陪他传接球的事、不让他出去玩的事、幼儿园总是很晚来接他的事……真要说起来真是说都说不完,
  「他明明知道我最讨厌青椒!平时逼我吃炒青椒也就算了,还在我最喜欢的汉堡肉里也加青椒哎!害得汉堡肉都变得不好吃了,很过分吧!」
  荣纯一边说着一边气鼓鼓地鼓起了脸颊,就像被攻击而鼓起来的河豚一样,高岛不由“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唔、有什么好笑的啦!」
  明明自己在很认真地说重要的事,却好像被小瞧了,荣纯不满地撅起了嘴,
  「总之、只要我讨厌什么克里斯前辈就会逼我去做……就是故意的吧!是因为讨厌我才故意这样的吧!那个大叔!」
  说了这么多好像也得到了点发泄,荣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沮丧地说道,

  「我大概是被克里斯前辈讨厌了……」

  听到荣纯这么说,高岛苦笑着摇了摇头。
  「呐,泽村君」
  高岛起身走到荣纯面前,认真地看着他,
  「克里斯君有明确对你说,他讨厌你吗?」
  「唔、这、这倒没有……」
  荣纯回想了一下,支支吾吾地回答。
  似乎是松了口气,高岛转而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
  「是吧,听你说了那些事,我得到的结论也许和你正相反……克里斯君并没有讨厌你」
  「哎?那为什么要我做那些讨厌的事……?」
  「比方说,逼你吃青椒这种事,泽村君想必也听老师说过吧,蔬菜是好东西,特别是对于长身体的泽村君来说,要是现在就养成不爱吃蔬菜的习惯可不好了……把青椒放在汉堡肉里也是克里斯君花了一番功夫想让你努力吃下去吧」
  「唔、唔……」
  「不许你吃零食、催你早睡早起之类的,也都是为了泽村君好吧?」
  「那、那他还不许我出去玩……」
  「因为没有办法吧,克里斯君工作很忙,没时间陪你去外面玩,又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出事,毕竟你才六岁呢」
  「那、平时幼儿园也很晚才来……」
  「克里斯君一下班就赶过去了哦,据我所知,他还特地申请调到了不怎么加班的部门……今天也是实在走不开才通知我来接你」
  「唔、是、是这样吗……」
  「是啊」
  看着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荣纯,高岛温柔地抚摸他的脸颊,
  「所以,克里斯君非但没有讨厌你,反而是一直在关注着泽村君、努力地照顾泽村君的生活哦」
  「唔……」
  泽村吸了吸鼻子,高岛的话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但心里还是有点芥蒂,
  「就、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没办法认同那家伙!」
  「为什么?」

  「要我和那种讨厌棒球的家伙好好相处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嘛!」

  听到这句话,高岛收起了笑容。
  「这是怎么回事?泽村君」
  「哎?哎?」
  头一回看见高岛对他露出那么严肃的表情,突然改变的气氛让荣纯吓了一大跳。
  「你说克里斯君……讨厌棒球?」
  「嗯……」
  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得高岛生气了,荣纯老老实实地说起了刚住进克里斯家时发生的那件事,高岛听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泽村君过来一下吧,我给你看样东西」
  「?」
  高岛说着带泽村来到了客厅,在一旁的架子上翻了好一阵,然后拿出了一张光盘,
  「找到了」
  她将那张光盘放进播放器,电视机上随即放出了影像——是一场棒球赛的录像。
  「这位,就是克里斯君哦」
  高岛指着其中一位少年捕手说道。
  顺着高岛所指,荣纯看到屏幕中的那个人,虽然那与众不同的面貌和克里斯有些相似,但完全无法想象是同一人。
  和克里斯不同,那位帅气的小哥哥全身散发着活力与激情,在球场上活跃着,荣纯对棒球赛还不能看得很明白,但从周围的反应、观众的欢呼声中也能感受到他精彩的表现……而且,他的眼眸中充满着热切的光芒。
  「……这真的是克里斯前辈?」
  「是啊」
  高岛像是在回忆一件非常久远的事一样眯起了眼睛。
  「当年的克里斯君,真是很厉害呢。职棒选手的儿子、有着优异的天赋和环境、而且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中学的时候就被称为“关东第一的捕手”而备受期待……我想他本人也是比任何人都喜爱着棒球、渴望着能作为一名选手将他热爱的这项运动一直从事下去吧」
  「那为什么……」
  现在变成了那样呢?看着高岛变得有些悲伤的表情,荣纯没敢吭声问出口。
  似乎是非常清楚荣纯想问什么,高岛继续说了下去,
  「高中时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肩胛下肌和上臂旋前肌断裂……啊、这么说泽村君也不明白吧」
  高岛说着来到荣纯面前,手指触碰他小小的肩膀和手臂比划着说道,
  「在这里,有三块主要的肌肉支撑着我们的肩膀」
  「而克里斯君当时,这其中的两条肌肉,从骨头上掉下来了……能想象得出那是多严重的伤吗?」
  「呜、呜哇——」
  “肌肉从骨头上掉下来了”什么的,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荣纯就吓得大哭了起来,
  「哇啊啊啊、那、那一定很痛很痛吧?!」
  「是啊,一定是疼得让人无法忍受……但是克里斯君,全部克服下来了」
  高岛一边帮荣纯擦眼泪,一边继续说,
  「要是泽村君碰到了这种事,你会怎么办呢?还会继续打棒球吗?」
  「呜呜呜呜我不知道……实在太可怕了……」
  荣纯哭得更厉害了。
  「是啊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恢复到能正常生活就已经不错了」
  高岛的声音有些激动起来,
  「但是克里斯君没有放弃,就算是受了那样的伤也没有退出棒球部,刻苦坚持着艰苦的复健,独自一个人,一直坚持着……两年以后也重新回到了赛场上,那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泽村君,你能明白吗?」
  「呜……呜……」
  这么说着,高岛的眼睛也有点湿润。
  「克里斯君凭着对棒球的热爱让他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他真的是…真的是很喜欢棒球啊……然而还是不行,在大学继续打棒球一段时间后,肩伤又有复发的迹象,不得已才选择放弃……所以,对克里斯君来说,放弃棒球这件事在他心中一定是一道无法抚平的伤痕吧」
  「呜……」
  「对于他想扔掉那些棒球用具也不是不能理解……就像泽村君现在不得已见不到妈妈,所以每天看到小朋友有妈妈来接他们回家会感到很难过吧?克里斯君也是,看到以前的那些棒球用具,一定让他觉得很煎熬」
  听高岛说到这里,荣纯才意识到自己对克里斯前辈说了很过分的话。
  对这样的克里斯,他竟然说了“你就这么讨厌棒球吗”……而克里斯面对这种小屁孩向伤口上撒盐的行为,也没有责骂他,反而还对他说了“别变成我这样”。
  ……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啊。
  而自己却一味地认为他讨厌他、闹变扭、故意跟他找茬。
  仔细想想高岛前面说的也没错,克里斯前辈逼他做的各种讨厌的事其实也是为了他好,克里斯一直有在好好看着他、为他着想……而他却自私地只考虑着自己的事。
  「我得……向克里斯前辈……道歉才行……」
  荣纯哭着说。
  高岛微笑着抱住他,
  「泽村君真是个好孩子……等明天见到克里斯君的时候,就好好和他说吧」
  「嗯!」
  一定要好好向克里斯前辈道歉……虽然自己笨笨的什么都做不好,但是笔直地传达自己的心情这种事,他还是有信心能做到的。
  荣纯抬起头,用力擦干了眼泪。


- TBC -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