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CP19新刊试阅请注意!
新刊详细:http://doujin.bgm.tv/subject/46292

* 剧情和设定全部接续第一本,因此请务必先看第一本:http://doujin.bgm.tv/subject/44335


==================================


  ※

  「拍好了吗?!拍好了吗?!」
  「……泽村,拜托你老实一点,否则没法拍了」
  「这个POSE怎么样、师傅!」
  「怎样都好拜托你别动……」
  「噢!」
  这么说着荣纯还是兴奋地在球场前蹦蹦跳跳、摆着各种胜利姿势,完全停不下来。看着荣纯那像小兔子一样蹦来蹦去的小小身影,克里斯不由露出微笑,举起手机按下了快门。
  「哎呀呀克里斯前辈,你这不都拍糊了吗」
  「因为泽村老是乱动……」
  在不远处的御幸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克里斯的手机画面,然后推了推眼镜得意地举起手中的相机,
  「好啦好啦还是我来拍吧」
  今天是小荣纯第一次参加所属少棒队的正式比赛获胜的日子,克里斯想给他拍个照留念,不过荣纯一个劲的手舞足蹈,完全沉浸在首胜之中对其他都毫不在意的样子。而且比起拍纪念照荣纯好像更在意克里斯的评价,一看到克里斯放下手机就立刻跑过去围着克里斯转,
  「师傅师傅、刚刚我的表现怎么样!」
  克里斯露出无奈的笑容,蹲下来轻轻拍了拍荣纯的脑袋,
  「啊啊,就泽村来说今天的表现是最稳定的一次」
  「被师傅夸奖了!!好耶——!!」
  听到克里斯夸奖的荣纯蹦得比之前更欢了。
  「真是的、到底要不要拍了……」
  一旁的御幸叹了口气,弯下腰来戳了戳荣纯的鼻子,
  「不要因为被克里斯前辈夸奖就得意忘形了啊泽村,今天就算表现不错还不是中途就被换下来了,今天的胜利投手还是降谷……啊,对了,降谷,你也一起来拍吧!」
  说着御幸一脸坏笑地把自己身后的降谷推到荣纯旁边,降谷倒是没有不乐意的样子,然而一看到降谷荣纯还是炸了毛,
  「咕呶呶呶降谷你这家伙、不要再跟我抢做投手了啦!」
  「投手丘才不让给你……」
  ……真是的又开始了。这俩孩子总是一碰面就争锋相对起来,不过比较奇妙的是他们经常吵架却又总是在一起,比如训练的时候总是相互比谁跑得更快、谁能坚持更久什么的,所以说……
  「你们两个,其实关系很好吧?」
  「才不好!!」
  荣纯气鼓鼓地噘着嘴大声喊道,一旁的降谷也面无表情地扭过头,但他们看起来就像两只在闹别扭的小动物一样可爱,御幸笑着举起了相机。
  「我才不要跟这家伙一起拍呢!!我想跟克里斯前辈拍!克里斯前辈!」
  「哈哈哈真拿你没办法,呐、克里斯前辈,去陪他拍一张吧?」
  「哎?」
  没想到荣纯会有这要求的克里斯愣了一下,不过仔细想想自从和荣纯一起生活后他确实还没和荣纯拍过照。和人合照本身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之前没什么人会对散发着难以接近的气场的克里斯提出这种要求,克里斯也不想看到照片中一脸阴沉或者勉强微笑的自己……老实说克里斯对拍照这事其实是有点抵触的,不过和荣纯的话……
  「机会难得嘛~」
  「也是……那就拜托你了,御幸」
  克里斯点了点头,然后向荣纯走去,荣纯看到克里斯立刻就条件反射一般露出了满面的灿烂笑容,嗒嗒嗒地跑到克里斯身边,牵起他的手,对着镜头做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
  「你还是能好好听话的嘛……要拍了哦」
  「耶——!!」
  “啪嚓”,御幸按下了快门,确认了一下拍好的照片后他似乎很满意地走了过来,
  「克里斯前辈,真是不错的表情呢」
  克里斯接过御幸的相机,看向屏幕——
  「无论是那小鬼还是克里斯前辈看起来都好开心」
  屏幕中的自己牵着满脸笑容的荣纯,露出了非常、非常幸福而温柔的微笑。
  「我第一次看到克里斯前辈露出这样的表情」
  御幸感叹般地说着。
  「……」
  连克里斯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露出这样发自内心的、显露着满溢而出的幸福和满足的笑容……在最辉煌的时候受伤、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得到回报、最终选择了放弃、悲观地认为人生就是悲剧的克里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现在重新取回了眼中的光芒、能够这样笑着的原因,一定是因为——
  「真是太好了呢,克里斯前辈」
  「是啊……」
  克里斯也同样轻声感叹道,然后看向了一旁又和降谷打闹起来的荣纯,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这个世界真是奇妙,仅仅因为一个人就会变得充满了色彩,仅仅只是有这样一个存在陪伴在身边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世界。
  真是太好了,能够重新找到自己重要的东西。
  抚上胸口,克里斯感到这里充满着希望、无比的温暖。怀着这样幸福的心情,克里斯走上前,抱起了那个浑身脏兮兮的、看起来一点也不干净漂亮、但确是他最最最珍惜的宝物,
  「我们回家吧,泽村」
  现在注视着荣纯的自己的表情,也一定是那样充满着温柔和慈爱的表情吧。
  「嗯!」
  湛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今天也温馨映照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



  ※

  「啦啦啦啦啦啦~」
  回家路上,荣纯一路蹦蹦跳跳大声哼着歌,虽然基本不在调上,大致还是能听出来是克里斯曾经作为选手登场时的应援曲《Eye of the Tiger》,大概由于荣纯一直缠着高岛给他看克里斯以前比赛录像的关系,不知道他看了多少遍连应援曲的曲调都记住了……看着这样的荣纯克里斯稍稍感到有些难为情,不过最近也开始变得能够坦率接受荣纯猛烈的敬慕之情了。
  要是以前自己一定会说着“好吵”然后让他闭嘴吧,但最近看到荣纯这样毫不掩饰地表达“最喜欢师傅了!”的行为反而还觉得有点开心。
  自从遇到荣纯之后,自己真是变了很多啊……克里斯回想起他们初次见面时的场景,很怀念似的眯起了双眼。
  好像过了很久又没有多久、好像发生了很多事,从相互厌恶到相互认同、再一起立下了成为投捕搭档的约定、彼此成为了对方重要的存在……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当初那个臭小鬼也逐渐有模有样地成长为一个小投手了,对于这样的荣纯克里斯也感到非常自豪。
  说起来今天是荣纯参加正式比赛的首胜,很想为他做点什么能留作纪念的事……克里斯默默陷入了思考,最初想到的是给他买个新的棒球手套,不过最近荣纯成长速度飞快,买了估计也不能用多久,而且偶尔也想给荣纯留下一些棒球以外的东西。
  「啊啦,这不是滝川君和小荣纯吗」
  突然传来的话语打断了克里斯的思考,克里斯抬头看向前方,原来是自己所居住的公寓的管理员婆婆。
  「啊啊,您好」
  「婆婆好!」
  「啊啦啊啦,小荣纯还是这么精神啊」
  上了年纪的管理员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摸摸荣纯的脑袋,又拍了拍他的脸蛋,荣纯在这一带无论男女老少都很受欢迎,大家看到荣纯都是看到可爱的小狗一样的反应,在少棒队荣纯好像也被当作了吉祥物一样,虽然“荣纯被大家爱着”让克里斯感到很欣慰,但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克里斯总有种无法形容的复杂心情。
  「好久不见,您是在买花吗?」
  走上前发现是在一家花店门口,克里斯问道,
  「是呀,前两天把公寓后面的花坛翻新了,正想着重新种点什么呢,其实我对花花草草也不是很了解……」
  这么一说克里斯想起来确实是有那么一回事,他们所住的公寓楼背后有一片小花坛,原本是建筑规划初期没规划好而空出的一小片空地,后来被管理员随便种点什么而成了花坛,前阵子因为原本种着的植物枯萎了就全部翻新了一遍,现在看来管理员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这片空地用来种什么的样子。
  「那个、冒昧问一下……」
  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克里斯开口说道,
  「这样的话,能不能交给我来决定?实际上这孩子今天比赛头一次取胜,正好想做点什么作纪念,如果能种点什么的话就太好了,这孩子可以和种下的花草一起成长、留下点回忆之类的……种子的钱就由我来出」
  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可能有点强人所难,不过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克里斯还是试着说了出来。
  「哎呀,这挺好的啊!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别的需求」
  温柔的管理员婆婆一听就立刻同意了,还满面笑容地又摸了摸荣纯的脑袋,
  「真是恭喜了啊!今后也要一直赢下去哦,小荣纯」
  虽然不是很懂是怎么回事,但被人夸奖还是很开心的,荣纯双手叉腰得意地大喊起来,
  「嗯嗯!我一定会成为超级厉害的投手然后和克里斯前辈组成投捕搭档!」
  「哈哈哈……」
  相互寒暄了几句,管理员向克里斯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离开了。
  「那么、种点什么好呢」
  虽说把这事揽了下来然而克里斯其实也没什么头绪,
  「要种的话就种能开出漂亮花朵的比较好吧……泽村有什么想要的吗?」
  「要在家种树吗?!」
  「不、种树还是不行……只是简单种点花什么的……」
  「那就种能吃的!能吃的!」
  荣纯兴奋地吵闹着,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总是会给出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克里斯走进花店从货架上一排排看过去,认真挑选的的样子让荣纯也燃起了兴趣,最近开始热心模仿克里斯所作所为的荣纯也兴奋地垫起脚跟着一起看,玫瑰、风信子、兰花、雏菊……
  「克里斯前辈、这个这个!」
  荣纯拉着克里斯的衣角指向其中一袋种子。
  「……向日葵?」
  「嗯!向日葵!」
  克里斯伸手拿过那袋向日葵的种子。
  总是向着阳光盛开的向日葵,感觉很适合荣纯。
  「泽村喜欢向日葵吗?」
  「喜欢!向日葵的种子可以吃哎!」
  「是、是吗……」
  看来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克里斯无奈地笑笑,不过确实向日葵是个不错的选择,没有犹豫立刻买了下来。

  「挖3到5厘米深的坑、浇水、间隔20厘米种两颗,温度湿度适宜的话只要半个月就能发芽……没想到长起来还挺快的」
  回到家后拿着铲子和荣纯一起来到花坛,克里斯一研究着种子的说明书一边做着准备工作。
  「那很快就能吃到瓜子啦!」
  「……不是用来吃的」
  看着一脸不解的荣纯克里斯忍不住笑出声,
  「是用来记录泽村成长的,今天是值得纪念的首次公式战胜利吧」
  「哦哦!原来如此!」
  荣纯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他跑到半蹲着的克里斯背后,用熊抱的姿势抱住克里斯,小小的脸蛋在克里斯的后背蹭啊蹭,
  「以后我每次获胜都在这里种点什么吗?」
  「啊啊,是个好主意」
  「嘿嘿嘿,那这里可要种不下啦!」
  「那得更加努力才行,现在的泽村还差得远」
  「唔……师傅还是这么严格……」
  「毕竟泽村是我的一号弟子啊」
  克里斯笑着说道。起初只是荣纯单方面执意要叫克里斯“师傅”,不过现在克里斯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称呼,因为如今克里斯已确实体会到了培养后辈的乐趣,为了让他有更好的成长该制定怎样的训练计划、要怎样打磨这块原石才能让他更加闪闪发光……现在每天仅仅是考虑这些事就让克里斯感到非常快乐。
  这样想着克里斯一边埋下了向日葵的种子,一边露出了微笑。
  「好期待啊!会开出怎样的花呢?」
  「是啊,很期待」
  「明天能发芽了吗?」
  「没这么快吧……」
  「那个、老师说忍者会种一颗树苗然后每天跳过去,等那棵树长大的时候忍者就能跳很高很高啦!我也可以这么做吗!」
  「啊啊,你就用向日葵的苗试试看吧」
  「好耶!看我能够跳得很高很高然后打败降谷!」
  「要赢过降谷光是跳得高应该不行吧……」
  然而没听到克里斯的吐槽荣纯已经自顾自地围着刚种下的种子开心地跳了起来,
  「克里斯前辈、向日葵能长多高啊?能长得和我一样高吗?」
  「说不准啊,应该能长得比泽村还要高」
  「哦哦!好厉害!」
  一边欢呼着荣纯跳得更起劲了,就算是这样傻傻的举动在克里斯看来也很可爱,这么一说最近荣纯的确长个长得特别快,看着荣纯的成长克里斯心里也感到非常温暖。
  荣纯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呢,如同不知道今天种下的向日葵会开出怎样的花朵一样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如果说幸福就是拥有着对明天的期待的话,那克里斯毫无疑问是幸福的。现在仅仅是教他打棒球、呵护他的成长、和他一起生活,在付出了爱意的同时感受到的这份充实和温暖,都是荣纯带给他的幸福。最重要的是,荣纯的笑容已经变成了他的快乐。

  要是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克里斯由衷地想道。明明最初领养荣纯的时候是迫不得已,并且希望荣纯的母亲能快点好起来把荣纯带走……而现在,他却如此希望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和荣纯一直在一起,直到他们实现约定的那天……不、就算实现了约定,无论是作为家人、还是他的捕手,克里斯都希望能够继续待在他身边。


  然而此刻的克里斯和荣纯都无法预料到,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迎来结束了。


  『WANKO DROP 2』




  ※

  梅雨天一直持续着湿哒哒的阴雨天气让人感到烦闷,难得今天是个晴天,原本约好和荣纯去公园玩传接球,却也因为前两天高岛老师打来的一通电话而不能如愿了。
  看着身边情绪低沉的荣纯,克里斯抱着有些抱歉的心情摁响了御幸家的门铃。
  「啊——来了来了,好准时啊,克里斯前辈」
  「抱歉又来麻烦你……」
  「不不这没什么,正好我家降谷也缺个玩伴……啊、泽村你这小子、也不至于这么不爽吧,因为克里斯前辈要去办事我可是大发慈悲让你来我家玩一会儿哦,还不快感谢我」
  看见荣纯显然是因为和克里斯玩传接球的期待落空而在闹别扭的表情,御幸坏笑着伸手想去捏捏荣纯板着的脸,不过被荣纯向后跳了一步躲开了,荣纯躲到克里斯身后一副进入警戒状态的小狗的样子,
  「谁要感谢你啦!混蛋御幸!」
  「喂喂喂我好歹也是长辈啊……」
  「好啦好啦,泽村,在我回来之前要好好听御幸的话」
  克里斯苦笑着揉了揉荣纯乱糟糟的头发,荣纯死死拽着克里斯的衣角,抬起头看着克里斯好像随时会哭出来一样,
  「唔……克里斯前辈……要快点回来哦……」
  克里斯蹲下来抱住荣纯小小的身体,说实话接下来的事他心里也挺没谱,克里斯深深呼吸了一下,荣纯身上一如既往掺杂着阳光和汗水的气味让他稍稍感到一点安心,
  「我晚上肯定会回来」
  放开荣纯,看到荣纯依依不舍的表情克里斯内心又纠结了起来,御幸见状也叹了口气,
  「克里斯前辈,真的要去吗」
  「嗯,毕竟是为了泽村好」
  御幸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地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可能去了也没什么好事哦」
  「……」
  克里斯没有接话,保持了沉默。
  其实并不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克里斯接下来,要去和特意从长野赶来的荣纯的外公外婆见面,前两天高岛打来的电话就是通知他联络上了泽村老家这件事。
  克里斯也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他知道高岛一直都在帮忙寻找远在长野的泽村家,但由于荣纯母亲和老家断绝了关系线索很少,一直找到现在才刚刚有了音讯……泽村家的老人得知女儿身上发生了那么不幸的事故、并且外孙一个人留在了东京,便心急如焚地立刻跑来要和他们见面。
  这应该是个好消息,荣纯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直系亲属了,但就克里斯来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很有可能这件事会成为让他们分别的契机,因为如果荣纯的外公外婆提出要由他们来抚养荣纯的话,克里斯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的。
  考虑到荣纯也从没见过外公外婆,这次就先由克里斯去和他们见面。
  「我差不多该走了」
  「多保重,在您回来之前我会管好泽村的」
  「拜托了」
  把荣纯交给御幸、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克里斯便独自出发了,无法预测和泽村家的人见了面后事态会怎样发展,克里斯果然还是不安了起来。
  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不过这一天比他想象得来得要早了一点。


  ※

  经过高岛的介绍,克里斯终于和荣纯的外公外婆见上了面。
  比想象中还要精神的泽村老爷爷,见到克里斯就冲过来紧紧握住他的双手,以非常迅猛之势表达感激之情,
  「哦哦哦滝川先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不、那个……」
  「泽村家不会忘记这份恩情的!!」
  「您太客气了……」
  克里斯有些被吓到不过也见怪不怪了,看来泽村家表达感情的夸张方式也是遗传……多亏了克里斯和荣纯相处久了习惯了应对,很快就跟两位老人熟络了起来。
  先是听二老讲了一下荣纯母亲跟他们断绝关系之前的情况,大致还是和克里斯从阿尼曼鲁那听到的故事是一样的,因为反对荣纯母亲和已经有家室的男人交往、而且还不管不顾地跟着跑去了东京,一气之下就断绝了关系……克里斯第一次听到这故事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现在看来确实是情感表达激烈的泽村家会做出的事……但是,从荣纯外公的话里克里斯感到了明显的违和感,因为就他们的描述来看,泽村家的人知道荣纯母亲的交往对象、也就是荣纯的父亲是谁,但却完全没有提到阿尼曼鲁,而且阿尼曼鲁也不是很符合“已经有家室的男人”这种描述,因为阿尼曼鲁的妻子、也就是克里斯的母亲已经去世很久了。
  挥之不去的违和感让克里斯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关于我的父亲阿尼曼鲁……」
  「啊啊,我们听高岛小姐说了,阿尼曼鲁先生和滝川先生都是荣纯的大恩人啊!出了事之后母子俩都是阿尼曼鲁先生好心负责安置的吧!」
  「……咦?」
  果然,荣纯外公所说的情况和克里斯知道的情况有明显对不上的地方,克里斯皱起了眉头,违和感逐渐变成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然而讲到兴头上的荣纯外公并没有注意到克里斯的反应,继续充满激情地说了下去,
  「真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啊!阿尼曼鲁先生也好、滝川先生也好,竟然都能为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做到这个地步!这份大恩大德我们无以回报啊!」
  「、哎?!」
  克里斯感到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脑海里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毫无血缘关系”?谁?他和荣纯吗?
  「……滝川先生?怎、怎么了吗?」
  看到克里斯一脸惊愕的样子两位老人也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停下了滔滔不绝的热情盛赞。
  「抱歉、我有点没缓过来……我从我父亲那听到的说法是……」
  在思考当机了十几秒后,克里斯决定把他所知道的事说出来,
  「泽村他、是我父亲的儿子,也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什什什什什么————?!」
  这下轮到荣纯的外公外婆一脸震惊了,两边都陷入了混乱。
  「滝、滝川先生、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我是以他兄长的名义来领养他的」
  「哈……那个、滝川先生,冒昧确认一下,阿尼曼鲁先生是……外国人吧?」
  「啊啊,没错,我父亲是美国人」
  荣纯外公听到克里斯的回答好像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那一定是滝川先生有什么误会了,荣纯的父亲只是个普通的日本人,我们在长野有见过他……况且荣纯长得也一点都不像混血儿嘛!」
  「啊、」
  确实是这样,当初看到荣纯照片的时候克里斯第一反应也是他长得一点都不像阿尼曼鲁,但当时由于突然被告知多了个弟弟对克里斯的冲击太大,因此无暇去深思其中的合理性,克里斯自己也是找了个“大概荣纯是长得像母亲的那种类型”这样的理由自己说服了自己……
  那么,这样一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 TB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