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点在本篇开始前
* 两人已经在交往的设定


==================================


  ※

  米库里欧一直觉得,自己和史雷没什么两样。
  在相同的环境下一起被抚养长大,看着相同的风景,体验着同样的事物,尽管身为天族的自己没有人类的生理需求,但一起吃饭的话同样能够感到享受美味食物的快乐,想要睡觉的话一样能够睡着并更有效率地恢复体力。爷爷和何方的家人跟他们说,天族和人类是不同的存在,然而米库里欧一直都没怎么感受到差异。一定要说有什么差别的话,那就是史雷用不了天响术这点了,可用不了天响术对日常生活也没太大影响,不依靠天响术的史雷依然能在遗迹探险和打猎的时候和他不分上下。
  所以,自己和史雷没什么两样。
  「哈……」
  米库里欧合上书本,深深叹了口气。
  他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从出生起他们就一直在一起,任何事都一起分享,彼此都十分了解对方,甚至到了觉得自己就是对方的一部分的程度,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差异。
  然而现在,这样的想法却产生了动摇。
  「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库里欧回想起几天前不小心看到的不可思议的场景,不自觉地又叹了口气,重新打开手中的书再次从头看起来。虽然已经充分了解了相应的知识,但大脑还是一片混乱。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简单来说,就是自认为能够理解史雷的一切的米库里欧、突然发现史雷身上发生了他不能理解的事。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有了征兆——以前他们一直住在同一个房间、睡在同一张床上,直到几年前的某天早晨醒来,发现史雷的内裤莫名其妙地湿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的米库里欧以为史雷生病了、慌慌张张地去找大人,结果大人们只是笑着跟他说史雷没事,然后单独把史雷叫到了爷爷的屋子里似乎说教了一番,然后从那天起,史雷就搬到别的屋子和他分开住了。当时米库里欧问过爷爷为什么要让史雷一个人住,爷爷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差不多该让史雷独立生活了”,所以米库里欧也没有太在意……那之后他们的生活一切照常,就算不住在一起,米库里欧也经常会去史雷的屋里一起吃饭看书,不过到了晚上米库里欧就会回到自己的屋子,并且为了不打扰史雷休息也不会在深夜再去拜访。
  但是就在几天前,那天晚上米库里欧回屋后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整理途中发现有本正在看的书忘在了史雷家里,看天色还不是太晚,米库里欧便想去史雷那儿把书拿回来。来到史雷家门前看见门缝里微微透出些亮光,庆幸史雷还没睡的米库里欧敲了敲门,
  「史雷,你还没睡吧?抱歉我想来拿一下……」
  「米、米库里欧?!」
  米库里欧话还没说完,屋里便传来了史雷异常惊慌的声音,
  「史雷?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史雷的声音而感到担心的米库里欧想也没想直接推开了房门,
  「等、等等!!」
  「史……」
  是的、然后米库里欧目睹到了那一幕——

  只点了一盏油灯的昏暗的房间里,史雷坐在床边,手握着自己两腿之间的、代表男性的那个器官。

  「……史雷?」
  完全不能理解史雷在做什么的米库里欧歪着头呆呆看着这个场景。
  「呜啊啊啊啊啊啊——!!」
  史雷一边大叫着一边满脸通红地跳起来把他推到门外,还把门上了锁。
  对于史雷一连串的异常举动米库里欧一头雾水,那天晚上没能再次进到史雷的房间,之后问起来史雷也是立刻就转移话题,非常尴尬的样子。
  要是以前史雷不愿意提起某件事的话米库里欧也不会多做纠缠,但这次,米库里欧无论如何都无法不去在意,因为史雷明显不想让他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从小到大史雷从来没对他隐瞒过什么。
  然而史雷似乎铁了心地不想解释,让米库里欧感到有些郁闷,无奈之下去找了相当于他们兄长的麦瑟商量,麦瑟听后哈哈大笑起来,并翻出了一本书借给他,
  「那个是人类正常的生理需求啦,嘛,这是以前给史雷青春期教育时用的教科书,人类基础的生理知识上面都有写,原本觉得没必要给米库里欧看的,既然你感兴趣就也让你看看吧!」
  麦瑟带着爽朗的笑容说道。
  总之,多亏有麦瑟给的这本书,人类为了繁衍后代在性征发育成熟之后会产生性欲、人类性行为的基本知识和原理等等米库里欧算是大致了解了,也明白了那天晚上史雷的行为是本能地想要散发性欲的举动,但他搞不明白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个、是令人害羞的事吗?」
  如果是正常的生理需求的话,那不是和吃饭睡觉一样,并不是什么要偷偷摸摸做的事吧?但从史雷的反应来看,他似乎觉得被米库里欧看到自己做那种事非常丢人……而且,米库里欧完全不知道性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这让他觉得很沮丧,一直以来他都和史雷一样,体验着同样的事物、分享着同样的经验,但在这方面却只有史雷一个人能感受到,好像是被偷跑了一样,而且还拼命不想让他知道,为此米库里欧感到很不服气。
  但是原本应该没有食欲和睡眠欲的天族一样可以模仿人类做到吃饭睡觉,所以……
  「模仿史雷那样做的话,就可以感受到了吗?」
  这样想着,米库里欧深深呼出一口气,把书放到一边,有些犹豫地把手伸向自己的两腿之间,这个地方自己还没有刻意去触碰过。
  脱下裤子,露出的那个小小的、光溜溜的男性器官,无论怎么看都是小孩子一样的东西。
  「唔、」
  米库里欧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想起那天隐约看到的史雷的那里、无论颜色还是形状都已经变得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大人”的模样了,明明小时候一起洗澡时看到的那个还和自己差不多……这么说来,这几年史雷的身高和体型也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他们吃着同样的食物做着同样的事,米库里欧却逐渐赶不上他,
  「总有一天我会追上的!」
  米库里欧使劲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重要的是确认自己是否能和史雷拥有同样的感受。于是米库里欧下定决心握住自己的性器,学着那天看到的史雷的样子开始套弄起来……
  但是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咦」
  书上也说,只要摩擦刺激性器的话就会获得“快感”。
  然而米库里欧并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手中那个软绵绵的器官也没有任何反应。
  加大力道、变换角度,无论怎么做都只能感到那个部位在被触摸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快感”,米库里欧焦急之下不小心一用力,
  「痛、」
  所以再怎么用力也只能普通地感到痛而已,史雷一定不是为了体验这种感觉才做这种事的,而且自己的性器也没有产生书上所说的那些反应。
  就算习得了知识,他依旧无法理解这个行为的意义。
  吃饭和睡觉都能很轻松地做到,为什么这个却做不到呢。
  米库里欧放弃了这个毫无意义的举动,沮丧地在床上缩成了一团。
  「为什么啊……」
  小声嘟哝着,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米库里欧心里是明白的,只是他不太想承认这个事实。
  因为他和史雷不一样。
  因为他是天族。
  天族的身体构造虽然和人类相同,但天族没有生育能力,所以感受不到“性欲”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好不甘心、」
  明明他觉得自己和史雷没什么两样,明明他努力想要和史雷保持一样。
  爷爷说,史雷总有一天会到下界去和人类生活。
  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想尽可能地待在史雷身边,为此他想和史雷感受相同的事物,他想和史雷成为对等的存在。
  然而最近显而易见的成长速度也好、这种方面的事也好,都越发让米库里欧感到了两人终究是不同种族的生物。
  「要怎么才能和你一样呢,史雷」
  就算不能亲身体会到,他依然很想了解史雷在做这种事时的真实感受,天族是可以根据想法改变自己身体的种族,所以只要能了解得足够详细,说不定他可以再现出那种感觉。
  如果能够体会到一样的感受的话,是不是就能理解其中的意义了。
  呆呆望着天花板,米库里欧叹了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果然,还是直接去问问史雷吧。


  ※

  说起来可能显得有点不可思议,史雷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来没见过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类。
  他是在天族的村子里被天族们抚养大的,当然他本人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也完全没有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类很寂寞,何方的大家就是他的家人,他和米库里欧一起在大家的爱中成长,他对目前的生活没有什么不满,每天都过得很幸福快乐。
  但是最近,有一件让他有点烦恼的事。
  「史雷?怎么了吗?不快点吃掉的话冰淇淋要化掉了」
  「啊、抱歉!」
  「真是的、我脸上有什么吗?你最近好像经常看着我发呆啊」
  「嗯……只是觉得米库里欧很漂亮看入迷了、什么的?」
  「突然之间说什么啊,而且作为男人听到这种话可一点都不高兴」
  「啊哈哈……」
  尴尬地笑了两声,史雷赶紧端起米库里欧给他做的香草冰淇淋大口吃起来,香甜的味道冰冰凉凉的在口中扩散开来,是他最喜欢的、令人感到幸福安心的味道,不过此刻就算是最喜欢的冰淇淋也没法让史雷冷静下来。
  毕竟前几天刚刚发生那种事……
  被米库里欧看到了自己的自慰场景什么的,一想起当时的状况就算是史雷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和米库里欧从小一起长大,米库里欧一直都是他最亲密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但唯独这件事不能向米库里欧坦白。
  「史雷,嘴角沾上了」
  「啊、」
  被米库里欧提醒才注意到嘴角的冰淇淋,刚想用手去擦的时候米库里欧已经先一步来到他身边,伸手帮他擦掉,
  「刚说完你也不至于吃这么快吧」
  说着米库里欧舔了舔沾着冰淇淋的手指。虽然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举动,但是……
  冰淇淋因为体温而有些融化成了乳白色的液体,顺着米库里欧修长的手指流下,然后看到他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舔掉这些液体……
  这个画面对现在的史雷来说刺激有点大,他慌张地移开视线。
  「……史雷?」
  「不、没什么、别在意……」
  史雷又打哈哈似的笑着说道。
  他是真的希望米库里欧不要在意他的反应,因为他不能向米库里欧坦白——他对米库里欧抱有情欲这种事。
  本来,作为他最亲密的亲友、家人、恋人,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对米库里欧说的。
  然而米库里欧是天族。
  不需要繁衍后代的天族没有人类那样的本能,从那天以及之后的米库里欧的反应来看,他确实不懂史雷在做什么。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平时米库里欧一直都在尽全力回应史雷,对于他的需求米库里欧很少会拒绝,如果被米库里欧知道了他有这方面的需要的话,米库里欧也一定会强迫自己努力来满足他。
  他不想强迫米库里欧为他做这种自己本身“不能理解”的事,更不想因此给米库里欧的肉体和精神上带来伤害。
  天族和人类在客观上的差异无法弥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史雷也想尊重这份差异。他只要米库里欧能陪在他身边就很满足了。
  所以,他不打算和米库里欧商量这方面的事。
  「今天的冰淇淋也超级好吃呢!多谢款待!剩下的我来收拾就好了,已经不早了米库里欧早点回去休息吧」
  迅速吃完了冰淇淋,史雷端着碗站起来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想着差不多该让米库里欧回去了。
  「关于这个,史雷」
  「嗯?」
  「我想留下来过夜」
  「唉?!」
  米库里欧若无其事的话语吓得史雷差点把碗掉地上,
  「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啊?!」
  米库里欧挑了挑眉毛,走到他跟前,紫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
  「小时候不是经常一起睡吗?!」
  「小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吧!」
  「哪里不一样了,还是说史雷已经不愿意和我一起睡了?」
  米库里欧稍微露出了有点悲伤的眼神,
  「说起来,自从你一个人搬出来之后我们就再也没一起睡过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
  啊啊糟了,不想让米库里欧留下来过夜的理由、只是因为史雷担心自己忍不住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决定不对米库里欧说这种事却没想到让他产生了误会。
  史雷苦恼地挠了挠脑袋,无论如何得说服米库里欧让他心甘情愿放弃才行,
  「那个……你看,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两个大男人还一起睡觉怪害羞的不是吗」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何方的大家都了解我们的关系,没人会在意这个啊」
  「咕、」
  「果然、史雷还是不想和我……」
  「啊啊啊都说了不是的啦!」
  这下可不好办了,史雷比谁都清楚这个顽固的青梅竹马一旦对某件事情纠结起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正在史雷绞尽脑汁想办法打破这个局面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史雷,在吗?」
  这个声音是相当于史雷的母亲、一直照顾史雷日常生活的女性天族美狄亚,听到她的声音史雷急忙回答,
  「是、在的!」
  「刚刚我和梅露给你做了新衣服,你要是有空的话就过来试穿一下吧」
  原来因为最近史雷成长得太快,以前的衣服已经显小了,所以温柔细心的美狄亚又给他做了新的衣服,
  「太好了、谢谢!我这就过来!」
  发现这是个好机会的史雷说着就要往门外跑。
  「等等、史雷、」
  米库里欧想要拉住史雷,不过史雷已经快速跑到门口,转过头来对他挥挥手,
  「总之我要先去美狄亚那儿一趟,米库里欧也早点回去吧!」
  「喂……」
  感到有点对不起米库里欧,不过这是摆脱这个局面最好的方法了,史雷跑到门外,默默想着明天得好好跟米库里欧道歉才行。

  故意在美狄亚那儿待得久一点,觉得大概这么久的话就算是米库里欧应该也已经放弃回去了,这样想着史雷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推开房门,看见屋里果然没人,史雷松了口气,
  「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去睡了」
  史雷伸着懒腰来到卧室,然而在打算钻上床的时候发现了异样,
  「喂喂喂,不是吧……」
  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刚才还在吵着要留下过夜的青梅竹马,现在直接躺在了他的床上,睡得正香。
  「米库里欧……」
  史雷大大叹了口气,看来真是低估他了,较真起来的米库里欧根本不可能心甘情愿妥协。
  史雷的床虽然是单人床,但要挤一挤的话还是睡得下两个人,米库里欧特地缩在一边留出了能给史雷睡的空间。
  史雷苦笑着在床边坐下。
  「米库里欧」
  再次轻声呼唤他的名字,米库里欧依然没反应,看来是真的睡着了。
  伸手轻轻抚摸着米库里欧的头发,史雷默默注视着他。
  漂亮的银色短发、在发梢逐渐转变成水色,就算在昏暗的室内也微微泛着光泽。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姣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腰身……史雷没有见过何方以外的天族或者人类,在史雷的心中对于“美人”这样的概念完全是源于米库里欧。
  紫水晶一般的眼眸正紧闭着,随着规则的呼吸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开。
  好像被吸引一样史雷不自觉地俯下身靠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那个柔软的触感,
  「呜哇、」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史雷赶紧直起身子捂住嘴,刚刚感受到的柔软触感让他觉得头脑和身体都有点发热。
  史雷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吻过米库里欧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亲吻自己的恋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他和米库里欧以前也经常相互亲吻拥抱,但他们做过的“恋人之间会做的事”也就仅此而已了,当史雷意识到他对米库里欧抱有情欲的时候就不再去主动吻他了,因为亲吻之后史雷总是不自觉地会想做更进一步的事。
  「真是的、都不知道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
  史雷苦恼地抱住脑袋,他在天族的包围下成长,但身体好歹是个健全的男性人类,不出所料因为这个久违的吻他不可遏制地兴奋了起来,这样下去就糟糕了,可面对熟睡的米库里欧他不忍心把他叫起来,也没可能在不惊动米库里欧的情况下把他搬回他自己的屋子里去。
  不过至少不和米库里欧睡在一张床上的话应该问题不大,他应该能冷静下来。
  这样想着史雷打算去把备用的床单翻出来打个地铺,然而正在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手腕突然被抓住了,
  「你打算去哪儿?史雷」
  背后传来了米库里欧有些低沉的声音。
  「米库里欧你醒了?!」
  「啊啊,就在刚才……」
  米库里欧揉着眼睛坐起来,随后马上一脸严肃地看着史雷,
  「你打算去哪儿?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唔、我是想去客厅打个地铺来着……」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一起睡吗」
  米库里欧叹了口气,露出非常寂寞的神情,
  「那你来睡床我来睡地铺吧,现在天还挺冷的,睡地铺会着凉的,毕竟你只是个普通人类」
  看到米库里欧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下床了,史雷急忙冲过去按住他的肩膀,
  「不行、再怎么说我不会让米库里欧睡地上的!」
  「呵呵,是吗」
  米库里欧对史雷露出了一个微笑,让史雷有些不好的预感,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米库里欧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腰和肩膀,一用力直接把他按倒在床上,
  「哇啊、」
  「所以说,直接一起睡不就好了嘛」
  顺势在史雷身边躺下,米库里欧带着一脸坏笑比划了一个胜利手势,
  「在关键时刻掉以轻心了呢,史雷,这次也是我赢了」
  「米库里欧……」
  完全没想到米库里欧还藏着这一手,史雷一脸诧异地看着米库里欧,看来他是认真的。
  虽然米库里欧如此想和他亲近的心情让史雷很高兴,但史雷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底线,
  「抱歉、米库里欧,我还是……」
  史雷翻了个身背对米库里欧,烦恼着到底该怎么解释才好,突然间感到米库里欧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
  「明明小时候一直一起睡觉一起洗澡,后来也经常亲吻和拥抱吧,最近却不太做这些事了,特别是那天晚上之后你好像极力避免和我有肢体接触……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吗,史雷」
  米库里欧幽幽地说道,没有了刚才得意的样子,语气中充满了失落。
  「不是的!米库里欧没做错什么,是我的问题……」
  米库里欧低落的声音让史雷感到很心痛,明明他们都是在为彼此着想,却因为这种事产生了误会。
  「……史雷的问题?」
  「嗯,抱歉,具体我不能说」
  尽管如此,史雷还是不打算向米库里欧坦白,他相信米库里欧能理解的,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语言也能相互理解,因为他们就是那样的关系。
  「是吗,看来史雷也有史雷的理由……但是,我不是很明白」
  米库里欧更加紧紧地抱住他不肯松手,
  「可以给我一个理解你的机会吗?史雷,我想理解你的一切……至少请不要逃走好吗」
  「米库里欧……」
  感受到背后米库里欧的体温,史雷觉得心中充满了歉意,
  「我明白了,今晚就一起睡吧,我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的」
  「嗯」
  似乎对史雷的回答感到了安心,米库里欧松了口气,露出像小时候那样的笑容温柔地说道,
  「晚安,史雷」
  「晚安,米库里欧」
  史雷保持着被米库里欧从背后抱住的姿势,相互道了晚安之后,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没过多久史雷便听到了背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看来米库里欧很快已经入睡了。
  事已至此史雷也不可能再偷偷下床了,这么做只会让米库里欧伤心而已。
  「我也得快点睡着才行……」
  不要想多余的事、不要想多余的事,默默给自己心理暗示,为了不想些有的没的,史雷一边暗自背诵着天遗见闻录的序章一边闭上眼睛努力入睡。

  扑通、扑通、扑通
  好吵、自己心跳的声音好吵。
  扑通、扑通、扑通
  真是的、到底在为什么事而感到兴奋啊,和米库里欧一起睡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不是经常一起睡吗。
  扑通、扑通、扑通
  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米库里欧的呼吸和温度。
  扑通、扑通、扑通
  米库里欧的体温总是比自己低一些,大概因为是水之天族的关系,不过这样偏低的体温在像这样抱在一起时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扑通、扑通、扑通
  米库里欧的吐息呼在自己的颈后,感觉痒痒的。
  扑通、扑通、扑通
  每次靠这么近的时候,总觉得米库里欧身上有种非常好闻的味道。
  扑通、扑通、扑通
  自己最喜欢的人、正毫无防备地睡在自己身边。
  扑通、扑通、扑通
  好想转过身也紧紧抱住他、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
  史雷苦恼地蜷缩起来。
  明明不想胡思乱想努力要快点睡着,身体却非常老实地燥热了起来。
  好热、脑袋和身体都好热,没办法忽视身后米库里欧的存在,完全睡不着,
  「啊、」
  当史雷明显感到下半身的反应的时候,他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不妙,这非常不妙。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然而现在这个被米库里欧抱住的状态他什么都做不了。
  「拜托了、米库里欧……」
  试着稍微挪动下身体,没想到米库里欧抱着他的力道格外地大,生怕他会逃跑一样。
  看来想要脱离只能强行掰开米库里欧抱着他的手了,但史雷尽可能不想这么做。
  万事休矣。
  史雷感到自己正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因为焦急和燥热史雷额头沁出的汗珠滴落在床单上。
  就在史雷犹豫着要不要强行掰开米库里欧的时候,突然感到背后的米库里欧稍稍动了动,然后,本来环在腰间抱着他的一只手悄悄向下移动,抚摸到他的下体——

  「哎,原来史雷的这里,就算没有被触碰也会变成这样啊」

  背后突然传来了米库里欧充满好奇的声音。
  「米米米米米米库里欧?!」
  「抱歉吓到你了,话说从刚刚开始你心跳得就好快啊,有什么事很兴奋吗?」
  史雷被吓得弹了起来,但是米库里欧的另一只手依然死死抱住他,触碰他下体的那只手已经直接伸进了他的内裤里,
  「好硬、这个就是“勃起”吧?」
  「等等、米库里欧、喂、」
  无视陷入混乱状态的史雷,米库里欧好像在遗迹里找到什么大发现一样颇有兴趣地自顾自研究了起来,
  「嗯……裤子好碍事,可以把裤子脱了吗,史雷」
  米库里欧说着也没有等史雷回答便直接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等等、你在做什么?!」
  对米库里欧的异常举动感到震惊的史雷转过身用力把他推开,爬起来退到床边,但米库里欧也没有因此退缩,他凑上前俯下身,认真盯着史雷的两腿之间,发自内心地发出了感叹,
  「比我想象得更厉害啊,史雷的这里,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大……」
  「米库里欧、」
  如此莫名其妙的突发状况让史雷不知该如何应对,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明明应该立刻阻止米库里欧的,但不知为何自己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僵住,完全无法动弹。
  似乎是仔细观察了一遍史雷的性器,米库里欧随后伸手握住了眼前挺立的分身,有些笨拙地上下套弄起来。
  米库里欧纤细的手指温柔地磨擦着他的分身,只是这样的事就让史雷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这样的场面他曾在自慰的时候幻想过无数次,然而眼前的米库里欧比想象中更加煽情更具破坏力,不断传来的快感也提醒着他不是在做梦。他不明白米库里欧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米库里欧有些低温的手指磨擦带来的快感逐渐将他的理性融化,他已经没有余裕开口询问米库里欧到底是怎么了。
  「哇、变得更大了、好神奇」
  惊讶于史雷性器的变化,米库里欧一只手继续套弄,另一只手像是实验一样轻轻戳着下方的囊袋和血管突起的地方。看到先端有些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好像想要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似的米库里欧好奇地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
  「咕、不行、这样的话、」
  史雷伸手抓住了米库里欧后脑勺的头发,但是并没有太用力,感到史雷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米库里欧“CHU”地一声吻了下史雷的先端,与此同时史雷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
  「嗯?史雷?这样很舒服吗?」
  米库里欧歪着头观察史雷的反应,然后低头仔细地舔起了湿润的先端。咕啾、咕啾、咕啾,唾液和体液磨擦发出淫靡的水声,温暖柔软的舌头顺着轮廓滑着弧线爱抚,小小的嘴唇努力吸附着先端,无论是听觉视觉还是直接传来的快感都化为了感官的暴力侵袭着史雷的理性。
  「不行、米库里欧、住、」
  「唔、嗯……」
  然而米库里欧并没有停下,逐渐上升的热度让史雷的身体开始不受意识控制本能地追求更多的快乐,原本抓着米库里欧头发的手用力将他的头按向自己的方向,强行把自己的分身更加深入进米库里欧的口内,
  「咕唔、唔……?!」
  没有料到史雷会这么做的米库里欧双肩抖动了一下,而且似乎分身的前端抵到了他的喉咙,让他下意识地想要吐出来,但被史雷的手摁着没法挣脱,
  「唔唔、唔、咕、」
  米库里欧痛苦地皱起眉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史雷,这回希望停下的反而是米库里欧了,然而米库里欧恳求的眼神和表情更加激发了史雷的欲望,他摁住米库里欧的脑袋用力抽动起来,
  「哈啊、啊、啊、米库里欧、」
  第一次感受到和手指完全不同的、温暖而湿润的生物内部的触感,与口腔粘膜磨擦、被柔软的舌头包裹而传来的快感向电流一般窜过腰间,让史雷止不住地颤抖。
  好舒服、好舒服、好想更加、更加地、
  已经被本能支配的身体完全掌控不了力道,史雷低头看到米库里欧被他揉乱的头发、湿润的紫水晶般的眼睛、小巧的嘴正拼命含着自己灼热的性器、唾液从嘴角留下、痛苦呻吟一般漏出吐息……啊啊,自己那个漂亮的青梅竹马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到这样的米库里欧让史雷不由产生了把漂亮的东西弄脏了的愧疚感,这稍微唤回了他一点点的理性。
  停不下来、但是、至少……
  忍受着快要爆发的热度,史雷感到自己快要到极限了,用尽最后仅存的那一点理性史雷在临近爆发的前一秒放开了米库里欧。
  「咕啊、啊啊、啊——!!唔、」
  被强烈的快感侵袭,史雷弓起身子颤抖着解放了欲望,虽然在最后关头放开了米库里欧,但喷薄而出的白浊的体液全部飞溅在米库里欧的脸上。
  「啊……」
  恍惚中史雷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被大量的白浊所污染的米库里欧漂亮的面容、充满震惊的紫色眸子、泛红的脸颊、被唾液浸湿而闪着光泽的粉嫩嘴唇。
  这幅只有在自己的妄想中才会出现的光景此刻赤裸裸地展现在面前,让史雷感到自己最后的理性也随着刚才一起释放掉了。
  到底是什么状况、已经无所谓了。
  史雷大脑一片空白,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好想抱米库里欧、好想抱米库里欧、好想抱米库里欧。

  「嗯……这就是“射精”吧?真的跟书上写的一模一样唉」
  意识到这个行为已经结束的米库里欧回过神,伸手触碰射在自己脸上的液体,
  「那么这个就是“精液”吗?」
  用指尖沾了一点稍稍舔一下,米库里欧吐了吐舌头,
  「呜哇味道还真是糟糕……嗯?史雷?」
  看到史雷一言不发地来到了自己面前,史雷低着头导致米库里欧看不太清他的表情,米库里欧这才想起来他忘记跟史雷解释了,
  「抱歉、史雷,突然让你做这种事,我想实际了解一下人类的……」
  「米库里欧」
  「嗯?」
  他还没说完史雷就打断了他,并且抓着他的双手举过头顶,用力把他摁在床上,又横跨在他身上俯视着他,
  「米库里欧、抱歉」
  「唉?」
  史雷为什么要道歉?不如说该道歉的应该是他才对……米库里欧疑惑地看向史雷,这才发现史雷翡翠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好像捕食者一般野性的光芒,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从没看到史雷露出过这样的眼神而感到有些惊讶,史雷就这样看着他,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已经、忍不住了」


- TBC -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