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CP21新刊试阅请注意!!
新刊贩售详细:http://www.allcpp.cn/d/125960.do


* 时间在9月下旬到11月中旬
* 皇帝COOP已MAX,略含皇帝COOP和倒悬者COOP的支线剧透、以及主线某个重要诡计的剧透请注意
* 主人公的名字采用官方漫画版的“来栖晓”
* 主人公的五维状态大致为知识、勇气、灵巧MAX,魅力4,体贴3左右



==================================

求めよ、さらば与えられん
Ask, and it will be given to you


  ※

  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消散的暑气宣告着夏天的尾声,适宜的气温,柔和的阳光,蓝天中散布着薄薄的卷积云,微风轻拂,看起来今天应该是不会下雨了。
  喜多川祐介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由得感叹道,这可真是难得,身为“雨男”的自己几乎每次出门的时候天气总是不尽如人意,有时就算天气预报没预报有雨,也经常在自己出门后没多久就突然下起雨来,简直到了邪门的程度。今天约挚友一起来公园寻找灵感,说实话也做好了中途突然变天的心理准备,现在看来是个明朗的大晴天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个好天气的周末,公园里自然是熙熙攘攘,对于热衷观察路人的祐介来说再好不过了。祐介坐在长椅上,伸手比划着取景,把看到的人物和景色草草速写下来,难得这样的机会得好好利用才行。
  嘛,其实就算下起雨来也没关系,撤退到卢布朗享受咖啡和咖喱也不错,总之和这家伙一起的话无论怎样都不会扫兴。
  这样想着,祐介看向了一旁的友人。
  一如既往乱蓬蓬的黑色短发,戴着故意用来遮住面容的平光眼镜,有些慵懒地靠在长椅上翻着书页,修长的双腿随意地翘着二郎腿,一般人略显粗鲁的这个动作他却做得十分优雅。
  说是来陪祐介寻找灵感,不过不懂绘画的他实际帮不上什么忙,虽然偶尔可以提点外行人的建议,但大部分时间没什么事干,最多也只能在一旁看看书打发时间,对他来说应该挺无聊的,明明可以以各种理由拒绝祐介的邀请,他却说着“正好有想看的书又能陪祐介岂不是双赢”还是一起来了。
  祐介经常被人说是个“怪人”,那么愿意搭理这个怪人的他,也确实是个相当与众不同的人。
  想到这里祐介露出了微笑,由衷地为此刻身边有他陪伴而感到高兴,要是4个月前的自己绝对不会为这种事感到愉快吧,不如说以前的自己更喜欢一个人待着,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能有这么大改变……

  没错,与这个名为来栖晓的少年相识不过4个多月而已,喜多川祐介本人和他身边的世界却因此发生了难以想象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认清了抚养自己长大的养父的真面目,亲手做出了诀别,又因此陷入了瓶颈和迷茫无法继续画画,失去了家人居所以及艺术目标的祐介几乎失去了整个世界,但也同时获得了无可替代的至宝——
  凝结着母亲的爱与思念回到他身边的真正的“小百合”、突破绝境的勇气与力量、以及能够并肩战斗的挚友。
  都是多亏了晓和以晓为首的怪盗团。
  祐介有些感慨地呼出一口气,重新看向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们。林荫道散步的老人、草坪上玩传接球的父子、树荫下愉快聊天的女孩子、湖面上划着小船的温馨情侣……人的内心固然有丑陋的一面,但眼前所看到的这些美好的场景也是确实存在的,没必要对人性的丑恶感到绝望,接受这份矛盾,不是一味为了自己虚无缥缈的追求去描绘"纯粹的美",而是为了他人,去描绘能让人在黑暗中感受到光明的“美”。
  就像母亲的“小百合”那样,主旨并不是为了表现自我主张的完美的美,而是为了给他人留下爱与希望,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他人而画出的,那样的画。
  不过,虽然已经找到了新的切入点,说实话祐介还并不是特别了解“为了他人”的这种心情,之前受到川锅先生赏识的那幅画只是自己确定目标后的首次尝试,还远远到达不了“小百合”那样的境界。打个比方,只有充分了解苹果的香甜才能画出一颗好的苹果树,现在的他非常有必要去进一步了解这种情感,但具体应该怎么做呢,他一直只会通过观察和画画来学习,今天来到公园也是这个目的,目前为止已经观察了各种各样的人们在和家人、朋友、恋人相处时为了他人而做出的举动,但依然觉得还欠缺了点什么,主要是在这方面没有一个标准的模特,到底哪里会有无私帮助他人的模范般的圣人呢,说到底,这样的心情还是在晓的帮助下才发现的……
  「对了、不是有晓吗?!」
  祐介突然醒悟过来,猛地抬起头。
  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当初无论自己怎么拒绝,晓率领的怪盗团还是向他伸出了援手,在他最痛苦的那段时间里,晓也对他不离不弃一直陪伴他走出了瓶颈,不仅是他,就祐介了解怪盗团的其他伙伴也有受到晓的帮助,尽管晓本人同样有着非常悲惨的经历、承受着社会不公正的对待,却依然作为怪盗团的首领理所当然地帮助他人、为世间带来光芒……如同圣经中那样完美的圣人,不就在自己身边吗?!
  「突、突然之间怎么了,祐介」
  被祐介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晓合上书本,转过头来看着他。
  「晓,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嗯……什么事?」
  祐介非常激动地抓住晓的肩膀,两眼放光地说道,

  「拜托了,请来当模特让我画吧!」

  「哎?」
  听到祐介这么说,晓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你确定要我做模特?」
  「没错!非晓不可!」
  「唔、」
  晓稍微顿了顿,尴尬地移开视线,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啦……那个、我先确认一下,是要脱吗」
  「什么、你愿意脱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看到祐介越发兴奋的样子,想到前阵子在教堂好像也有过这样的对话,晓急忙苦笑着摆摆手,
  「请尽可能还是不要脱的那种……」
  「不脱也完全没关系!」
  祐介站起来急切地大声喊道。
  「我知道了、你先冷静一下」
  祐介的举动已经引来了周围奇怪的目光,晓赶紧让他坐下,然后掏出自己的日记本看了看日历,
  「下周日下午我有空,如果那个时候的话可以」
  虽然祐介突发奇想的请求让人有点猝不及防,晓还是答应了下来。为此祐介感到十分满足和高兴,话说回来好像对于自己的请求晓几乎没怎么拒绝过,果然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圣人。
  「那么就在卢布朗碰头,然后在我房间画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真是感激不尽!」
  心中充满了感激和雀跃之情,这种高涨的心情也是在和晓认识后才体会到的,对祐介来说,不仅仅因为自己的请求被答应了,接下来又约定了能和晓一同度过一段时光这件事本身、就让他感到无比高兴。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下周再见」
  见天色已经不早了,晓收拾了一下书本,起身道别。
  「啊啊,回见,今天也多谢了」
  微笑着目送晓远去,祐介下意识地伸手触碰胸口。
  今天也是多亏了晓又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和晓在一起总能有新的发现,而且每次和他相处时自己的心中总会燃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激情、以及道别时总会感到十分寂寞,进而万分期待起下一次的见面,跟其他伙伴就不会这样,这股心情到底是什么呢……
  果然晓是特别的。
  再次确认了晓在自己心中的重要地位,祐介也没想更多,此刻的他只是单纯地想着如何将这股热情转换到绘画中去好好描绘出晓的肖像画,相信这样他一定又离创作出“小百合”那样的画更近了一步。
  满怀着对那个约定的期待,祐介迈着轻松愉快的步伐离开了公园。



  ※

  「哈……」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阁楼房间,来栖晓一头倒在床上,翻过身来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熬过了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天气逐渐凉快了起来,这个没有空调的阁楼房间终于待着不算太难受了,不过无论怎么打扫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和楼下飘来的咖啡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最近也开始习惯起这股味道了。
  「已经九月底了啊」
  看了眼日历,晓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说不上短暂还是漫长,自己来到这里竟然已经快半年了。
  在老家遭到陷害被迫背上了莫须有的前科,被流放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大城市“保留观察”,收留他的人把他像包袱一样随意丢在原本作为仓库的阁楼,新学校对他也是充满了空穴来风的负面流言……当初那个好意的行为却换来了这样的后果,总而言之,糟透了,一切都糟透了,原本以为自己会度过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年,不过意外地到目前为止都过得十分充实和刺激。
  「呐、今天也很累了吧?差不多该去睡了」
  会说话的黑猫从他的包里钻了出来,轻巧地跳到他身边,用十分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嗯……一会儿就睡」
  伸手摸了摸摩尔加纳的脑袋,在他的抚摸下这只神奇的黑猫也像普通的猫咪一样很舒服似的眯起了眼睛。平时总在强调自己不是猫,但每当这种时候无论怎么看都只是猫呢,晓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摩尔加纳其实一点都不讨厌被当作猫对待吧」
  「吾辈才不是猫!!」
  被戳到了痛点的摩尔加纳跳出他的掌心竖起毛来,那样子看起来果然还是和其他猫没什么两样,晓露出了有些无奈的微笑,
  「是是是」
  不过摩尔加纳不是普通的猫这点他也承认,看着这只不可思议的黑猫,晓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来到这里后同样不可思议的经历——
  无意中闯入了异世界,在危急关头觉醒了人格面具,获得了能够更正人心的力量,然后遇到了正体不明的摩尔加纳,又被形势所迫尝试盗取了迫害自己和其他学生的那个混蛋教师的宝物,之后正式组建了怪盗团,为了让社会上那些无可救药的人悔改而活跃着。
  「和一只会说话的猫一起生活,在异世界变身与不为人知的邪恶战斗……我是哪里的魔法少女吗」
  晓自嘲般地开着玩笑。
  「喂喂,比起魔法少女更应该说是像特摄剧里的超级战队吧!双叶喜欢的那个什么什么连者之类的」
  一旁的摩尔加纳一边舔着爪子一边吐槽。
  「也不太一样吧,我不是单纯为了世间大义而战斗……」
  晓轻声说着,然后稍稍陷入了沉默。
  是的,他进行怪盗行为的初衷,并不是完全为了伸张正义,他不像特摄英雄那样光明伟大正确,和这个年龄段大部分的孩子一样,他想要叛逆想要反抗,作为受害者他渴求反抗这个社会的不公正不合理,既然拥有了这样的力量,那就没道理不去反抗了。正如怪盗频道上的某些留言所说,怪盗团的行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并不是为了他人的“正义”,只是为了自己的“自我满足”罢了,这一点,晓心里也是明白的。
  「但是,有人因此而得救也是事实,我觉得你可以更自豪一点」
  摩尔加纳过来舔了舔他的手指,安慰他一般地说道。
  「嗯」
  晓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他还不明白梦里那个奇怪的老头所说的“更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不过,他也相信现在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
  那么,在睡前照例记录一下今天的成果吧。这样想着,晓从床上坐起来,打开日记本开始记录今天的行动。
  9月XX日,周六,天气晴朗,上午照常去学校上学,下午放学后帮助武见医生试药,晚上帮生存游戏店的店主岩井做事。
  关于帮岩井做的事,晓稍微犹豫了一下,没有把具体内容写上去。
  「呐呐,我说,果然岩井那边有点不妙吧?虽然武见的药看起来也挺不妙的,不过她应该是不会害你的啦,与此相比岩井那边感觉越来越危险了……」
  不知何时摩尔加纳又来到了身边,盯着日记本看着晓写下的文字。
  「没事,我会掌握分寸的」
  「我是在担心你,没必要跟黑道扯上关系吧,岩井自己都已经金盆洗手了,出点岔子他也没法控制……而且岩井不是已经答应帮忙改造枪械了吗,我觉得你点到为止就可以了,不要再继续深入了」
  「既然都打算做了,帮人帮到底不是吗,而且武器总是越强越好」
  听到晓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这么说,摩尔加纳叹了口气,
  「我以前就想说了,你这乐于助人的滥好人做派适可而止一点吧,偶尔也为了自己……」
  「不是乐于助人哦,摩尔加纳」
  「啊?」
  摩尔加纳惊讶地抬起头来,看见晓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光让它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忘了吗,这不是乐于助人,是交易」
  晓的声音异常冷静,听起来,稍微有些冰冷,
  「我也不是什么滥好人,我是为了怪盗团、为了我自己才这么做的,我帮助他们,并且从中受益,从一开始就讲好了,这些都是交易,你也明白的吧,摩尔加纳,包括和你也是」
  不含着善意或恶意,从一开始就只是双方平等的交易而已,晓继续用冷静的声音陈述客观事实,
  「给你提供居所,帮你找回真正的样子,与此同时,你也要不惜余力地为我提供帮助,我们的交易是这样吧」
  「唔、是这样没错啦,但是……」
  「话说回来,你最初也是想利用我的能力才来接近我的吧,没关系,我都明白的,摩尔加纳,我们彼此彼此」
  「晓……」
  是这样却又不是这样,摩尔加纳想要说点什么反驳,但遗憾的是此刻它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毕竟晓说的都是事实。
  又稍稍叹了口气,摩尔加纳在之前就有些察觉到了,这个名为来栖晓的伤痕累累的少年,并不相信他人——
  他的一切言行举止都过于客观、过于冷静了,发生什么意外他都不会动摇,仿佛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无论什么事他都要亲力亲为,这在伙伴看来显得十分可靠,但事实上,他或许只是不愿意把准备药品和武器这些性命攸关的事交给别人来做;遇到痛苦与挫折他也从来不向他人吐露,只是自己默默忍受;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一直是个耐心的倾听者,他从未无条件地主动向别人倾诉或索取过什么,他提供的帮助也是等价交换,所以在他看来,一切都只是相互利用互不相欠的“交易”吧。
  就好像是个被囚禁的囚人一样,他只是静静地待在自己的牢房中,不愿意向他人敞开心扉。
  「如果你觉得这样没问题的话,我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像“怪盗”一样进行交易是我先提出来的」
  摩尔加纳缓缓说着,它没有生气,因为它觉得这不能怪晓,考虑到他的经历,变成这样的个性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曾经付出了最纯粹的善意却遭到了最大的背叛,承受着来自社会各方的恶意却依然保持着一颗正直善良的心,也没有因此而屈服,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但是晓,请相信你的伙伴吧」
  摩尔加纳明白按照它的立场不能为他做点什么,过去已经不能改变了,它真心希望如果未来能让晓从那个孤独的世界走出来就好了。
  「抱歉、我好像说的有点过分了,摩尔加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听到摩尔加纳说出这种话,晓沉下了眼睑,稍微有点慌张,露出了和年龄相符的表情,
  「那个、和协助人的事,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交给你了,我可是一直相信着你哟,首领」
  摩尔加纳伸出爪子拍了拍晓的手心,就像战斗时换手那样,表达着全幅信赖的动作,摩尔加纳想借此让晓安心。
  「谢谢……」
  接受着摩尔加纳的温柔和好意,晓的心头涌上了类似自我厌恶的自责与悲伤的情感,
  「抱歉、是这样的我」
  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晓默默念道。
  他明白身边的伙伴都是值得信赖值得依靠的人,但是,曾经留下的巨大创伤还在隐隐作痛,让他下意识把自己紧闭了起来。摩尔加纳说可以使用各种人格面具是一种了不起的才能,然而那其实只是他的自我保护罢了……他戴上各种人格面具与人交往,变成那个人所期望的样子、说出他中意的话语、做出那人会感到高兴的举动、获得了他人的好感与信赖,然而,他们都不知道面具下他真正的样子,久而久之,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了。
  人格面具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堡垒,他的一部分,每一个都是他,也每一个都不是他。对于信赖着他的人们他也想展示那个“唯一”的“真实”的自己,然而他做不到。
  也许舍弃掉一些面具就好了,可这也同样做不到。过去那件事让他意识到了自己一个人在集体的恶意面前只能被单方面地吞噬,就算在认知世界里获得了可以抵抗那些大人的力量,在现实世界他依然只是一介无力的高中生,所以他需要其他人的力量,需要扩展自己的人际关系,他需要增进和伙伴的感情、需要从各种专业人士那里获得帮助,为此,那些人格面具都是必须的。

  来栖晓认可这样的自己,正因为是这样的自己才能做到其他人无法做到的事,但同时也无法喜欢上这样的自己,虽然没有到心理阴影的程度,也不是自卑,但就像心上结着的疤一样,每次触碰到都让他感到颇为不快。

  「啊~啊~谈论这种话题真是累死人了,快点睡吧~」
  看到晓的表情越发凝重了起来,摩尔加纳转身走到床头趴下,既然它没法安慰他那也只能催他快点去休息了,反正对于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好好吃一顿或者好好睡一觉可以解决大部分的烦恼。
  「晚安~」
  「嗯,晚安」
  回过神来确实觉得很累了,晓合上了日记本,躺下盖上毛巾毯,正打算闭起眼睛的时候……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震动了几下,有谁发短信来了。
  「是谁啊,都这么晚了……」
  床头的摩尔加纳略为不满地甩了甩尾巴。
  条件反射般的掏出手机点开屏幕,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头像,

  『我明天来卢布朗,麻烦你做模特了』

  是祐介发来的短信,话说回来上周末是有约过要做祐介的模特……最近太忙都差点忘了,还好祐介发短信来。
  晓一边摁着屏幕回复短信,一边思考起了明天的事,祐介要来的话,早点起来去便利店买几盒他最喜欢的膨化薯条好了,上次的存货好像已经吃完了,还有估计他又没怎么好好吃饭,八成要留下来吃咖喱,得拜托惣治郎留点咖喱的材料,还有就是,祐介的人格面具的属性是……“皇帝”来着。
  下意识地在内心想要切换上对应的人格面具,在认知世界觉醒了力量之后,晓也有了能够看出对方人格面具种类的能力,一般来说每个人只有一个人格面具,所以只要戴上跟对方相同种类的面具,让对方感到自己是“同类”,相处时就能更快地增进关系。与人交往时换上相应的人格面具对晓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习惯。
  「啊……」
  正在内心搜索合适的面具时,突然想到自己和祐介之间已经缔结了非常牢固的羁绊。

  所以戴不戴“皇帝”面具或许已经无所谓了。

  一想到祐介内心便浮现出非常温暖的感觉,刚刚阴郁的心情也一扫而空,于是晓放弃了搜索,表情也十分欣慰地缓和了下来。
  「什么啊,是祐介发来的短信吗」
  摩尔加纳稍微抬头看了眼晓的表情,没有看到手机屏幕就非常确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晓对此感到十分惊讶。
  「哈……难道你一点自觉都没有吗?」
  摩尔加纳爬起来,带着有些狡诈的笑容伸出爪子拍拍他的脸颊,
  「你每次跟祐介发短信的时候都是这么一脸没出息的傻笑」
  软软的肉球拍在脸上,晓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角正不自觉地上扬着,
  「哎、哎?!」
  虽然不否认在同伴之中他有私心着重发展和祐介的关系,不过竟然表现得这么明显吗……而且还早就被摩尔加纳看出来了,意识到这点的晓突然感到很不好意思。难得看到晓会有这样的反应,摩尔加纳忍不住想要多捉弄他一下,
  「我不打算对你的兴趣说三道四啦,不过好歹考虑一下吾辈的心情不要表现得这么露骨好吗?哎,一想到吾辈的搭档竟然对男人感兴趣,吾辈的心情好复杂……」
  「等等、别误会、我不是、」
  看着晓拼命想要解释的样子,摩尔加纳愉快地眯起了双眼,这个平时话不多的闷骚少年难得会表现出慌张,看来是击中弱点了,那么就顺便发动一下总攻击吧,
  「明明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你怎么偏偏就对祐介……嘛,不过对吾辈来说你对杏女士不感兴趣倒是件好事啦,喵哈哈」
  「都说了不是这样、」
  「那也没见你跟其他人发短信的时候笑眯眯的啊」
  「我笑是因为、那个、对了、又想起祐介干的蠢事了,还没跟摩尔加纳说过吧,之前在夏威夷祐介竟然说炸虾很美买了也不吃就用来观赏……再之前是买了活的龙虾说用来观赏也就算了,竟然对炸虾也……超好笑的吧?!」
  「哼哼……原来如此,你在夏威夷都在和祐介过哦?」
  「唔、」
  晓一时语塞,不妙,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了,
  「你误会了、我对祐介只是……」
  「不是误会吧」
  摩尔加纳又拍了拍他的脸颊,坏笑着说道,
  「你现在可是满脸通红哦,晓」
  「什、」
  被摩尔加纳一说才发现自己的脸很烫,想必确实是满脸通红的样子了,晓反应过来摩尔加纳就是在故意捉弄他,发现自己完全处于劣势便也懒得反驳了,晓翻了个身用毛巾毯盖住脑袋,
  「我睡了、晚安、」
  「什么啊,打不过就跑吗」
  「不是逃跑,是战略性撤退」
  「喵哈哈,终于承认吾辈的厉害了吧,那么吾辈也睡了,晚安」
  见晓好像赌气似的不再搭理它,摩尔加纳享受着胜利的余韵愉快地摇着尾巴重新趴下,晓那样子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难得见识到了这个怪盗团首领如同普通少年的一面,摩尔加纳也觉得挺开心的。
  「明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吧」
  悄悄说着,也不知道晓有没有听见,摩尔加纳心想,最近晓到处忙着发展协助人、完成印象空间的委托、还有奥村殿堂的事,一定身心俱疲了吧,偶尔和喜欢的人一起过个周末放松一下也挺好。
  不过还真是让人费心呐……恐怕不只是摩尔加纳,怪盗团的其他人也注意到这两人的关系了,只有这俩当事人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祐介那个回路跟普通人不一样的艺术脑估计是很难察觉了,晓的话看起来是有自觉,不过不愿意向他人敞开心扉的他应该也不会主动去向祐介表明心意……还真是前途多舛。
  然而对于这种事它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守望他们了,带着操心自己小孩早恋的家长一样的复杂心情,摩尔加纳闭上了双眼。


- TBC -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